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RPS相关]信鸽飞行

班班和gg灵魂互换的故事

三视角无预警胡乱切换注意

 

 

Benvolio醒来了,在一个他不熟悉的怀抱里。天还蒙蒙亮着,甚至能听到窗外鸟儿结伴成群飞过。

抱他的那个人手臂收得极紧,Benvolio简直就是被压在那人怀里,他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

怪了,明明昨晚上和他睡觉的是Sofia啊。面前这人却没有女人丰满的胸脯和柔美的腰肢,身材又瘦又结实,分明是个男人。Benvolio心里嘀咕,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女人曼妙的身材吗?

他小心翼翼地从熟睡的男人怀里挣脱出来,想要看看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床上,还抱着他睡觉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视线滑过男人赤裸的胸膛、喉间微微凸起的喉结、略带青色胡茬的下巴,在视线最终落到男人的脸上时,他却忍不住惊呼出声。

“Paris伯爵?!”

Benvolio几乎就要吓得愣在当场,他又凑近看了看对方的脸,确认了对方就是自己认得的那个Paris。他认得Paris,因为在卡普莱的那个舞会上有一次擦肩而过的照面,也不过仅此一次。但Benvolio对Paris面具掉落后露出的漂亮的脸印象深刻。这样的容貌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他不会记错的。

而他,现在却和这个他根本不熟悉的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Benvolio努力回忆他昨晚是不是酒喝多了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可他的回忆里却怎么也没有Paris的身影。

 

为了仔细观察他的脸,Benvolio凑得极近,呼吸带出的气息使得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男人的眼皮也动了动,缓慢地睁开了眼来。

他迷茫的目光扫过了Benvolio惊恐的脸,随即又把人捞回怀里,下巴顺势搁在他的头顶。还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从Benvolio的头顶传来:“你怎么今天醒得这么早……今天又没有演出……”

Benvolio感到奇怪极了,据他回忆他们从未说过话,对方的语气却昭示着两人的亲昵。而且演出?什么演出?Paris难道还邀请了自己去看戏剧?

Benvolio顿时觉得这世界可能陷入了疯狂,如果不是他疯了,那就一定是Paris疯了。

 

Benvolio再次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来,他干脆坐起来,审视了一下陌生的房间和枕边陌生的男人,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这次挣脱的动静直接又弄醒了那个被他叫做Paris的人,对方向他投来了不解又关怀的目光。

“Greg?你怎么了……你做噩梦了?”

 

“我不是Greg。”Benvolio下意识地纠正,对方却几乎是扑过来抱住了他,过近的距离让Benvolio感到诡异,他想推却又推不动对方,他力气怎么这么大。

“对不起……对不起Greg,我昨天晚上不该冲你生气的,你原谅我好不好……”道歉的言语灌进Benvolio的耳朵里,让他更加搞不清楚状况,他觉得脑子都快僵住,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都算不上认识对方,又哪里来的道歉?他觉得自己迫切需要一个解释。

“很抱歉,我想您可能搞错了点什么……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我真的不是您认识的Greg……”Benvolio尽力地挑选恰当的言辞,免得自己因为说错话惹怒面前这位莫名其妙把他认成其他人的伯爵。

“你在说什么啊……”对方松开了牢牢箍着他的手臂,转而抓着他的肩膀看他,眼里满是愧疚和不解。

“我真的不是,您认错人了,我是Benvolio,Montague的Benvolio。”

自报姓名的刹那,男人看着他的眼神从迷惑不解转变成了惊讶。

“对了……您是Paris伯爵吗?”Benvolio虽然确信自己没有记错人脸,但出于各种奇怪的迹象,他还是决定亲口求证。

“我不是……”男人仿佛意识到什么般地睁大眼,但又很快低下头否认了Benvolio所说的名字。过了几秒钟他又抬头,眼神仔细地扫过Benvolio的脸颊、耳朵、眉毛、鼻子、嘴唇,最后深深地看向他的眼睛里。

Benvolio只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和对方眼神中逐渐升起的难以置信。

“天啊……你真的不是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男人重新低下头,摇着头喃喃自语。

 

 

Benvolio在卫生间里洗漱,而被剩下的那个人现在正光着脚在房间里焦急地踱来踱去。

Patrik觉得自己焦虑到了极点,昨天晚上他惹了恋人生气,等对方睡着了他才敢爬上床偷偷地抱着他睡觉,打算到早上再好好地道个歉,然后今天放下所有事情陪他玩一天。结果就在刚刚,从他怀里醒来的人却直接翻脸不认人,但他看向对方眼睛里时所看到的迷茫也是丝毫不假。

Greg从来不会用这样强硬的方式挣开他的怀抱,更不会用这样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因为一直以来迷茫的那个都不是他。

他会在分别的时候一遍一遍地抚着自己的背安慰他,在他耳边说:“没关系,不会分开太久的,很快我们就会再见的。”

他会在机场用无比温暖的怀抱迎接他,告诉他:“这次我们想抱多久都可以。”

 

如果对方真的是Benvolio,那他的Greg又去了哪里?

 

Patrik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不敢想象Greg要是真的被丢去那个十四世纪的世界会怎么样,他甚至开始胡思乱想,要是他和Benvolio就此再也换不回来了怎么办?

他越想越怕,他害怕极了,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恋人。

Benvolio正用着他的恋人的身体在卫生间里洗漱,可他却无法知道恋人的灵魂究竟去了哪里。

 

 

Benvolio对着镜子也感到难以置信,这具身体的主人简直跟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除了Benvolio自己的耳朵上没有那些装饰品而已。不得不说外面的人也跟Paris伯爵长得一模一样,Benvolio现在知道了他叫Patrik,这样惊艳的容貌竟然还能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这世界真是太离奇了。

而且他和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恋人,哦这疯狂的世界。起码Benvolio不敢想象自己和Paris伯爵在一起,他还是喜欢女人多一点。

 

“嗨,我好了,你可以去……Patrik?你怎么了?”Benvolio摆弄了好久才知道怎么开门,卫生间的门咔嗒一声打开,洗漱完毕的Benvolio走出来,却只看到了Patrik蹲在房间地上缩成了一团。

Benvolio快步地走过去,也蹲下来,拍着对方的肩膀查看对方,对方却在抬眼看到自己的脸的瞬间又把他拉进了一个紧得令他窒息的怀抱里。

Patrik把头埋在Benvolio的肩窝里,Benvolio僵硬了一会儿,才听到细碎的呜咽从肩窝那里传来。

“你……你在哭吗?”Benvolio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哭,抱着他的人没有回应他,只是抱他抱得更紧了些。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对方,只好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又拍了拍对方的背。

 

“对不起……”过了好一会儿,Patrik闷闷的声音才再次传来,“再稍微让我抱一会好不好?再一会儿就好……”

Benvolio意识得到对方此时正无助到极点,他也不忍心推开对方,只是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安抚他:“没关系,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Patrik却因为他的话僵硬了一下,随即在他耳边留下一句语调近乎破碎的“谢谢你”。

 

 

Greg早上是被人叫醒的,他醒来时还听到了外面白鸽振翅的声音。

来人对着他说:“Benvolio少爷,Escalus的小少爷来找您了。”他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就看到熟悉的紫色身影直接蹿进房间里,挥退了站在他床边的看上去像是下人的人,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件蓝裙子丢给他的枕边人,枕边人也抱着裙子速速地起身离开了。

天啊,他的枕边为什么会有女人?Patrik呢?John干嘛大早上就穿着Mercutio的衣服站在他床边,他们在玩什么把戏?

“好Benvolio,你快起来,我们得去找Romeo。”穿着戏服的John把他的衣服也从地上捡起来,丢到他怀里。

摸到戏服手感不对的Greg才发现,他甚至也不是睡在酒店的房间里,而是在一个装修风格复古到家了的大房间里。他心中升起一个不可能的猜想,决定顺着那个看上去像是Mercutio的人的话演下去。

“Romeo?他怎么了?”他边穿衣服边看着紫色的身影在(看上去像是)他自己的房间里踱来踱去,最后停在窗边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

“Romeo,你问他?他与Juliette私定了终身!啊,爱情的小鸟!Montague家的少爷爱上了Capulet的小公主!”

Greg赶紧穿好了衣服下床,同样来到窗台边。在看到窗外风景的那一刻,他心中那个不好的猜想就成了真——

 

他现在身处之地正是维罗纳,那个罗朱故事正在上演的维罗纳。

 

“有多少人知道了?”Greg偏过头去问Mercutio,尽管他还不太习惯Mercutio和他的好友John长了同一张脸这种事。他们正并排走在维罗纳的主街上,到处找寻Romeo的影子。

Mercutio摇了摇头。“确切的话不知道,但是——”他抬眼看向街道的尽头,那里矗立着一座飘着红色旗帜的小高楼,“Tybalt肯定知道了。”

“Romeo会有大麻烦,Tybalt一定会找他的麻烦。”

几个Montague的人从他们身边匆匆跑过,又在经过他们的时候停下来向他们行礼致意。

“他怎么可以爱上仇敌家的女儿,甚至与她私定终身?”

他看到Mercutio垂在身边的拳头握紧又松开,他明明既不姓Capulet,也不姓Montague,却比任何人都要关心两家之间的仇恨。

“所有知道了的人都在唾弃他,指责他背叛家族,怪罪他背叛自己的姓名,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Mercutio。”Greg停下脚步,打断他的话,“Romeo他只是……他只是爱上了Juliette而已。”

“爱?Benvolio,连你都谈起了爱。”Mercutio转过身来,绿色的眼睛写满了怒意,“你们难道都成了被宠坏的孩子吗?”

Greg摇了摇头,他没法回答Mercutio的质问,他只知道放任Mercutio去逼问Romeo是不行的。他太清楚事件的走向,可当他真正地身处故事之中时,他却不忍心这一切再次发生。

 

同样的悲剧他已经看了几十上百遍,他不想再看到了。

 

Tybalt会失手杀了Mercutio,Romeo会失去理智地为好友复仇,Juliette会失去他的爱人,最终所有人都会死去,只留下活着的人质问命运。

疯狂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中生出,他甚至想要去改变这一切。

 

“可是Mercutio,既然Romeo与Juliette互相相爱,我们也没有权利去阻止他们在一起。”他抓着Mercutio的肩膀,开始试图说服对方,“毕竟这也是Romeo自己所做的选择,不是吗?”

 

 

Patrik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直面那张和Greg一模一样的脸。对方安慰他,对着他笑,自己却在他的眼睛里完全找不到熟悉的爱意。

“真的很对不起,害你弄丢了恋人……”这是Benvolio今天对他说的不知道第几句道歉的话,可他根本不想听对方的道歉,明明Benvolio也没做错任何事不是吗,一切都只是命运耍了个恶作剧罢了。

 

Patrik蹲在酒店的天台上抽烟,Benvolio正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他想挥手把对方赶走,可是看到那张脸,手又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

“你说过……你们明天还有演出吧,对不对?”Benvolio蹲下来问他,他愣了愣,点了点头。

他甚至忘了这码事,现在占用Greg身体的是Benvolio,但根本不可能让Benvolio登台演出啊,总不能告诉他,我们正上演着你们维罗纳城的悲剧吧?

Patrik把手中燃到尽头的烟掐灭,随意地丢在地板上。

“明天我会和剧组说你生病了,他们会有人来替补他的位置的。”Patrik站起来,象征性地拍拍身上的灰尘,“我们下去吧,万一被人撞见了。”

 

晚上他们相对无言地度过,Patrik逼迫自己不再去在意Benvolio的存在,后者也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地刻意少在自己的眼前晃悠。

天啊,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他就能发现Greg已经回来了。

 

 

Greg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功说服Mercutio的,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所有人都拥有权利去追逐自由和爱情而已,也不知道Mercutio最后的点头是接受了没有。

 

他趁着夜色来到Capulet的阁楼下,他清楚地知道那个插着盛开的玫瑰的阳台就是Juliette的阳台。

其实Greg还是有些紧张的,万一他被Capulet家的其他什么人发现,他不保证自己能逃得掉,尤其是要是他运气糟糕到碰到夜游到Juliette阳台下的Tybalt,他就肯定完蛋了,他打不过Tybalt的。

 

他犹豫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还是把Juliette从房间里叫了出来,Juliette认得他是Romeo的兄弟,于是高兴地问他是不是Romeo有什么话要带给她。Greg站在阳台下面摇了摇头,说自己不是替Romeo来的。

“大家都知道你和Romeo的事了。”他说,然后他看到Juliette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都知道了?”她小心翼翼地问。

“唔,也不是都知道了,起码家长们还不知道。”Greg思索了一下,补充道,“但是Tybalt应该是知道了。”

“天呐,哥哥知道了。”Juliette的语气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他会去找Romeo的麻烦的。”

Greg点点头,又继续说,“Tybalt他……他其实很关心你的。”要不要告诉Juliette,其实她的表哥偷偷地爱恋着他的表妹的事?还是不要了吧。

“我想如果是你去和他坦白,并且劝说他的话,他会听得进去的。”

Juliette闻言,对他点了点头,随后一个笑容在她脸上绽了开来。“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去和哥哥坦白的。说实话我也觉得不应该瞒着他的,我只是……只是怕他知道了会做傻事,你知道的,他总是把Capulet和Montague之间的仇恨看得那么重……我为Romeo有一个你这样开明的哥哥感到高兴。”

“我知道,但其实争斗来争斗去又到底有什么意思?到头来总是会两败俱伤。”他看到Juliette点头,赞同了他的话,于是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不跟他说,他可能真的会做傻事。”还有就是其实我并不是Romeo真正的哥哥,Greg悄悄地在心里反驳,但还是接受了那个道谢,“最后我也为Tybalt有一个你这样关心他的妹妹感到高兴。”

他向Juliette行了个礼,又趁着夜色离开了Capulet的花园。

 

一整天忙碌完,他重新躺回属于Benvolio的床上,脑海里才浮现出Patrik的样子来,自己的恋人比谁都要依赖他,要是今天早上醒来发现枕边人换成了不对的灵魂,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换回去,起码他不希望自己永远都没法换回去,这样能把自己的小恋人逼疯的,不仅是不希望对方永远见不到自己,他也不希望自己永远见不到对方。

也希望明天不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Greg怀抱着重重忧虑,陷入了睡眠中。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Benvolio遗憾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换回去,背对着他睡觉的人还没有醒,他不敢想象对方知道了事实后又会露出怎样失落的表情。

他总是有点不忍心看着对方失落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影响。

 

Patrik醒来时确实如他所料地无比失落,随后选择了沉默不语地去卫生间收拾洗漱。

 

出来后Patrik告诉他一会儿酒店的客房服务会送餐点上来,他可以随意地吃掉,除此之外的时间他要他躺在床上好好地装病,不管谁来敲门都不要开。他满口答应,看着对方出门前还连连回头不安地看他。

“放心吧,我不会暴露的。”Benvolio踮起脚安慰似的抱了抱对方,却又惹得对方浑身一僵,脱离了他的怀抱后匆匆地关上房门离开了。

 

Benvolio摆弄不来酒店房间里那些对他来说新奇极了的玩意,想着回去后该怎么对自己的兄弟朋友说起这段离奇的经历。

算了,Romeo肯定不信,Mercutio肯定又要一边说他做梦一边嘲笑他很久。

他也翻了翻房间里摆在小桌上的一沓厚厚的书,发现除了封面上写着Romeo和Juliette的名字以外,剩下的字他一律看不懂。他不禁有些好奇,难道他的兄弟的名字已经流芳百世?

 

后来Benvolio干脆就在那面巨大的落地窗前坐了一个下午。在高层上看大街上车来车往(Patrik跟他解释过车是一种跑起来比马车快很多倍的交通工具),这种新奇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有意思。他还看远处高楼林立,一边感叹人是怎么做到建起这么高的楼的,一边担心哪天楼塌了是不是都来不及逃命。

他看到太阳从高楼间徐徐落下,月亮缓缓地升起,倒没带起多少星星。

维罗纳的夜空总是遍布繁星,这让他有点怀念他的兄弟朋友们。

他知道Romeo已经和Juliette私定终身,还没来得及担忧不讲道理的Tybalt会不会暴怒地去找Romeo的麻烦,他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里。

算啦,还有Mercutio在呢,希望不会出什么乱子。Benvolio摇了摇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后,他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喧闹和脚步声,想起Patrik的话,连忙钻到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半张脸,闭上眼睛装起了睡。

他听见Patrik对来人们说着“嘘,他可能还在睡”,随后他听到有人走进房间里,替他拉了拉被角,然后又走远,把所有来访者统统打发了出去。

Benvolio在Patrik打开房间灯的一瞬间坐起身来,用眼神询问对方今天顺不顺利,对方疲惫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进来拿了换洗的衣物钻进浴室里。

Benvolio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想着明天又该怎么瞒着所有人。

 

“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吧。”Patrik钻进被窝里,依旧刻意地没有面对Benvolio。

 

 

Greg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又去找了Romeo谈话,明显后者昨天已经被Mercutio找去谈过了话,他一边听着自己说话,一边郑重地点着头,承诺他一定会和Juliette去跟两家的家长坦白,要让他们的恋情变得光明正大。

 

Greg现在觉得他还有一个人要找。

 

Escalus的宅子算得上是有标志性,他在维罗纳逛了半圈,就认出了那幢漂亮的房子。

“请问Paris伯爵在吗?就说Montague的Benvolio有要事找他。”他彬彬有礼地向守在门口的护卫行礼,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护卫点点头便进去通报。Greg在等待的间隙祈祷自己不会吃一个闭门羹。

同时他也更希望他自己在见到Paris的时候不会因为太紧张而说错话,毕竟他也猜得到对方长了一张和谁一样的脸。

 

没过多久护卫毕恭毕敬地邀请他进宅,带领他穿过偌大的门厅,踩上精致的螺旋楼梯,他跟着护卫来到二楼一扇有着漂亮雕花的红木门前,护卫小心地敲了敲门。

“进来。”他听见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

在他进门的时候Paris正好抬头看他,护卫在退出房间的同时仔细地关上了门。尽管做足了心里准备,Greg在看到那张漂亮的脸的同时还是忍不住呼吸一滞。

Patrik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已经失踪一天半,这个长不大的小孩应该已经急到发狂。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直到Paris再次开口问他,Greg才意识到自己愣神了有那么几秒钟。他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与Paris平视。

“我冒昧地……希望您取消与Juliette的婚约。”他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对方眯起眼看他,眼神里多了狐疑和不解。

“……因为,Juliette已经和Romeo互相相爱。”

他看到对方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自己的心脏却也不可控地瑟缩了一下。

明明只是碰巧有着同一张脸而已。

“所以呢。这就是她不愿意嫁给我的原因吗。”Paris的语气平静毫无波澜,听的人却听出了他话中对Juliette的一往情深。

这不得不让Greg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秒钟的不好受,不知道是因为Paris如此深爱Juliette,还是因为自己的话伤害到了面前的人。

 

Greg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对这张脸说谎,所以他把一切真相,包括自己是一个并非他们的世界的人,而不是那个维罗纳人熟知的Benvolio的事,统统都告诉了Paris,也不管这样剧透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蝴蝶效应。

 

“所以……你是说,我的追求会杀死她。”Paris听完他的陈述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他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Greg觉得他沉默了至少十分钟,甚至可能半小时。他不敢再直视Paris的眼睛,只是牢牢地盯着红木桌面上天然的木纹。木纹平滑光洁地排列,却在延伸到某一处时不约而同地扭曲拐弯。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慌忙地为自己辩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慌乱,更不知道自己在无力地辩解什么。

“我该怎么相信你?”Greg再次抬头时,发现Paris也在看着他,“或者说,你要怎么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你为了自己兄弟的幸福而胡邹出来的一切。”

Greg现在要承认Paris和Patrik真的很不一样,起码后者从不会用这样不带感情的语气和他说话。

“对不起。”现在轮到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我无法证明我自己。”

“是我的请求太过唐突了。”Greg站起身来,椅子磕碰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他现在只想不顾一切地逃离这个房间,逃离这个露出让他莫名难受的表情的脸。

他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Paris双手交叉扶住额头,他看不清埋在阴影下的他的表情。

 

落日的余晖从窗户透过,落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是如此的落寞,Greg却连抱一抱他的资格都没有。

 

那一晚上Greg躺在不属于他的房间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的都是和自己心爱的人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上落寞的表情。

 

第二天早上Mercutio径直地闯进他的房间里,欢天喜地地告诉他昨天晚上Paris遣了仆从去Capulet家,取消了与Juliette的婚约。

Greg闻言,只是久久地攥着手里的被子没有说话。

 

红蓝两家人在这个早晨都已经知晓了Romeo与Juliette的恋情,两个年轻人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在两家的家长面前请求他们忘却仇恨,容许他们在一起。

维城的街道上前所未闻地热闹起来,为了仇恨的化解,为了一场美好的婚礼的筹备。

 

婚礼中午就要进行,Greg不得不感叹维罗纳人的高效率办事。他意外地在婚礼现场发现了Paris,他发觉自己不由自主地向他走过去。

“我很抱歉,昨天说了那样的话。”他走到Paris身边,道歉的话语脱口而出。他惴惴不安地捉着自己的衣物一角,不知道Paris出现在婚礼现场是什么意思。

“你没有必要道歉,取消婚约是我自己的决定。”Greg抬头看他,却发现Paris的视线停留在不远处那对新人身上,“我想,可能真的只是她不适合我而已。”

Greg也不再说话,看向了那对幸福无比的新人,他们在神父和所有人的祝福下交换誓词,此时此刻在教堂里的红色和蓝色的两家人不再泾渭分明。

 

他听到教堂的钟声响起,成群的白鸽从流光四溢的琉璃穹顶上飞过。

他突然觉得Romeo和Juliette的婚礼礼服白得有些耀眼,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却看到了酒店的天花板。

 

“……我回来了?”他把手伸出被窝看了看,又捏了捏自己的耳垂,耳钉还在,确实是他自己的身体,然后他又转过头看了看枕边人,Patrik还在熟睡之中。

他忍不住转过身去抱住了对方,不料想对方直接惊醒,转过身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回来啦。”Greg朝对方笑了笑,然后被拉进一个紧到窒息的怀抱里。

他任由对方把他按在怀里,细碎的呜咽从头顶传来。他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脊背,语气轻柔地哄着哭哭啼啼的小恋人:“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还哭什么呀。”

“……让我多抱一会,让我知道这不是梦。”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END

 

 

 

彩蛋一:他,改变了维罗纳

 

“所以昨天你们是怎么混过去的?”Greg一边吃着酒店送上来的早点面包,一边伸手塞了一块到还挂在他身上的Patrik嘴里。

“说你病了呗,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让Benvolio上去唱吗?”Patrik嘴里被塞了面包,含含糊糊地说话。

Greg被他的回答逗笑,忍不住捏了捏他鼓鼓囊囊的脸颊。“那你给我说说,Benvolio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好让我演得更像一些?”

“不知道。我担惊受怕地要死,怕你再也回不来,看到他的脸就难过。”小男友诚实地回答,倒让他不忍心再问下去了。

“成吧。那我得再看看剧本了,两天没看我都要忘记了。”Greg拍拍小男友,示意他起来,他确实需要再看一看剧本,也不敢跟Patrik提他在维罗纳逆天改命的事。

 

“……我操。”Greg翻着剧本的第二幕,却情不自禁地爆了一句粗口。

“怎么啦?”Patrik立马关心地凑过来看他和他手里的剧本,然后想起来自己看不懂法语。

“这剧本怎么被改了?没有le duel,也没有逼婚,更没有comment lui dire和le poison了,Romeo与Juliette最后在所有人的祝福下步入了教堂?”Greg发现剧本的走向变得和他更改过的维罗纳结局一模一样。

“什么改了?剧本一直都是这样演的啊。”Patrik无辜地回答他的疑问,他男朋友口中蹦出的那些法语歌名他一个也不认得。

蝴蝶效应吗……Greg看着剧本里新加进去的几首歌陷入惆怅,他没想到他改了维罗纳的结局,剧本也会彻底改掉啊。

 

“不行,你今天还是说我继续病着吧。”

“为什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闻言的小男友要凑过来用额头试他的体温。

“我两天没看剧本了,忘剧情了,唱不了。”新歌我不会唱啊!

“噢……可是总不能连着两天都上替补吧,来看你的姑娘们会不高兴的。”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她们?”Greg挑着眉看他。

“没有没有,我最关心你。”Patrik赶紧讨好似的抱过来,在他嘴上留下轻轻一吻。

看来今天晚上要恶补新剧本新歌新台词了,Greg感到苦恼极了。

 

 

彩蛋二:我错过了什么?

 

Benvolio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身处教堂里,前边不远处还站着穿着白色礼服的Romeo和Juliette。

什么情况?我回来了?Benvolio不知所措,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他身旁站着Paris。

“……您是Paris伯爵吗?”他再次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对方,希望这次不要再问错人了。

“……是。”对方眯起眼睛低头看了看他,让Benvolio浑身上下滚过一阵凉意,说实话他现在比较习惯这张脸哭丧着的样子。

“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我错过了什么?”

“Romeo与Juliette交换誓言的瞬间。”Paris语气轻快地回答他,听上去心情颇好。

“我操。”他错过了他兄弟结婚的瞬间?Benvolio两眼一翻,他觉得自己不要活了。

 

 

END

 

评论
热度 ( 12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