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RPS相关]一千二百二十一公里

仅作存档用


06:30 A.M.

你醒了,醒得有点早。

阳光和鸟鸣都透过窗户的缝隙溜进来,你喜欢阳光,也喜欢鸟,但不是现在。

太早了,早得有点令人头痛。

 

06:31 A.M.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早安」

你看着锁屏的某个人和消息框,笑了起来。头好像也不那么痛了,抓起手机快乐地打字:

『你怎么醒得这么早?』

「你不也是?」秒回。

「大概是飞机上睡太久了」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猜的。」

猜得真准。你在心里偷偷笑。

你很久没回消息,一句话在对话框里输入又删除,删除又输入。

 

07:30 A.M.

『我想你了。』

你纠纠结结半个多小时,还是把这句话发了出去,然后便把手机丢去床的另一边不再去看。

没过一会儿又爬过去把手机捞回来,点亮屏幕,没回复,摁灭,又点亮,又摁灭。反反复复几十次,锁屏上的那个人一直在笑。

 

07:33 A.M.

「我也是。」

你觉得三分钟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你收到他发来的一张照片,飞机上拍的。

你和他头靠着头睡着了,你的围巾挂了半条在他肩头,他的毯子扯了一角在你身上,看上去有些傻里傻气。

大概可以猜得出拍摄者是谁,并且拍摄者大概一下飞机就把照片发给了他吧。

他的睡相真可爱,点击保存,甚至想设置成新的锁屏。

他又发来了几张照片,是他的视角的你的睡相。

『下次我应该在你睡着的时候也拍几张你的。』

「只要你不每次都那么快就睡着。」

『下次一定不!』

「 ; ) 」

你都可以想象出他在屏幕对面做这个表情的样子,你的心灵开始惨叫——想立马飞奔过去见见你的可爱。

你立即开始谷歌你们两个之间的距离——

直线距离1221公里。

好远啊,太远了。

甚至连飞机都一周只有两班。

今天傍晚正好有一班。

 

07:58 A.M.

你出去遛了狗,回来后又立马冷得钻进被窝里。

 

09:55 A.M.

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翻着手机相册又睡着了。

再醒来时,屋子里已经没有了清晨的迷迷蒙蒙,冬天的阳光总是好得恰到好处。

可是我的小太阳在距离我1221公里远的地方。你沮丧地想着。

于是你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

你有点讨厌无线电波把他的声音变成有些不真切,和你惯常听到的不太一样。

“我想你。”你知道自己完全就是在向对方撒娇,反正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你撒娇。

“……”你听到对面轻轻地笑了,“我也想你。”

听到他的回复让你十分开心,即使你早就料到了这个回答。

“所以你还没有起床吗?”

他怎么总是能精准地猜对。

“快起床啦。不要因为没有工作就赖床。”

“快点,起来吃个早饭。”

你一点都不讨厌他有点说教式的口吻,反倒非常喜欢,这让你更想向他撒娇。

“亲亲我,我再起床。”

对面沉默了大约五秒钟。你把手机紧贴耳朵,紧张又期待地等待着。

然后听筒里传来三声小小的轻啄。你为自己的小小胜利在心里欢呼雀跃起来。

“……好啦,我亲过你了,现在可以起床了?我的小乖乖?”

“起来了,起来了。”你把手机扬声器打开,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满床铺地找昨晚随手乱丢的衣服。

“噗……”你听到手机里又传出笑声来了,“你又找不到你的衣服了?”

“衣服可比你难找多了。”你嘟嘟囔囔。

“什么?”

“是啊!没了你我都找不到衣服啦!”你好不容易把衣服从床缝里扒拉出来,又把手机贴近脸边。

“找到衣服就快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吧,我先挂啦。”

“别挂,别挂别挂,别挂,求你。别挂电话,再让我听会儿吧。”

对面长吸了一口气。

“……行吧,我不挂电话。”

 

10:18 A.M.

你终于穿好衣服拿着手机转移到卫生间。

“你打算给我直播你刷牙洗脸吗?”

“也不是不行嘛。”你咬着牙刷含含糊糊地说。

 

10:24 A.M.

你又拿着手机转移到厨房。

“你打算早饭吃什么?别告诉我你家没吃的。”

“我不知道啊,我多久没回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换了只手拿手机,打开冰箱门,里面不出所料地除了几瓶水,几盒酸奶之外什么都没有,你捞起其中一盒看了看,过期了。“而且家里空了这么久,就算有什么也坏了没法吃吧。”

“……也对。”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那你现在有东西吃吗?”

“起码冰箱里没有,或者我可以碰碰运气看看这过期酸奶喝下去有没有问题?”

“……”对方再次沉默了。

“让我再翻……”

“起码下次……”

你俩异口同声地说话了,又同时闭嘴了。

三秒钟后你先打破沉默地笑出声了。

“你先说,你先说。”

“起码下次在家备点吃的。”

“哎,好,好。我说我再翻翻壁橱。”

你把手机夹在肩窝里,腾出双手,打开壁橱往里张望。

“让我看看都有些什么……面粉?我为什么会买面粉?呃……没开包的蛋白粉……唔,还有一大袋燕麦片和一瓶没开封的蓝莓果酱……嗯……都没过期。”

对面没说话。

“要不我吃我家狗的狗粮?”

对面叹了口气。

“开玩笑的啦。我想我可以煮个麦片糊?配点果酱?”

“……也行吧。”他大概在摇头吧。

“那你早饭吃什么了?”你把燕麦片和果酱拿下来,重新让手机回到手里,解救一下快僵住的头和脖子。

“面包,配果酱。”

“噢……我不该问法国人这个问题的。是什么果酱?也是蓝莓果酱吗?”

“不,是草莓果酱。”

“哦……”你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明天我就出门去买一罐草莓果酱。”

“……随你喜欢吧。”

 

10:54 A.M.

你终于在他的(电话的)陪伴下吃完了并不怎么好吃的早饭。

“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饭。”你把手机放在水池边上,故意把水开得很大。水流哗哗地冲洗着锅子和碗。

对方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

 

10:56 A.M.

你把碗重新放回碗架上,在衣服上随意地抹了抹手。

“等我……”

“什么?”你飞快地拿起手机。

“我们会有机会一起吃早饭的。”

你高兴得快要跳起来,而你也确实跳了起来。落地时单脚点地又做了个旋转三周半,收尾时差点脱手把手机甩出去。

大金毛从房间里跑出来,惊奇地看着在厨房跳芭蕾的它的主人。

Bravo!你在心里小小地欢呼。

“真的吗?你真的要来吗?”

“嗯……我保证。”

“你、你什么时候来?我去置办点东西……”你又在衣服上重新蹭了蹭手,然后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

“不用,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买吧。”

“好,好。”你点了点头,尽管对方并看不见。

 

11:35 A.M.

你们又讲了半个多小时电话,直到对方说要出去吃午饭。

“出去吃?和谁吃?”空气里的灰尘都听得出你语气里的醋劲。

“朋友,你认识的那个。”听你不回答,对方叹了口气,安慰似的继续说,“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

“唔。”你瘪着嘴回给他一个简短的音节。

“挂了啊。爱你,乖。”

结果你还是因为对方的话高兴了起来。

“我也爱你。”

 

12:21 P.M.

手机提示你他发了一条ins,点开只有一张图片,是蔚蓝的天空。

 

13:06 P.M.

你刷到了他朋友新发的ins,是餐桌上的合照,配字“我的朋友xxx和xxx”,他笑得真可爱。

去把图存下来,然后光速点赞,又光速取消。

 

13:33 P.M.

你百无聊赖地翻完了最近更新的所有ins动态,包括他点过的赞。

 

13:35 P.M.

你把行李箱拖进房间里,开始拆可爱的粉丝们送的礼物。

这个毛绒玩具可爱,那个布娃娃也可爱。

这个帽子尤其可爱!想看他戴。

 

14:15 P.M.

大金毛跑进房间里来了,像发现了宝一样地看着你的一地礼物。

“噢,不行,你可不能碰这些。”你从它嘴下抢救出一个毛绒娃娃,然后在它祸害下一个之前争分夺秒把它们都从地上转移到了床上。

 

14:28 P.M.

太累了。

你趴在床上,被一堆毛绒玩具包围。大金毛蹲在床边好奇地张望。

你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没有电话,没有新消息,也没有新的动态,什么都没有。

你委委屈屈地想着他睡着了。

 

18:35 P.M.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肚子饿得直叫。大金毛不在房间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的。

你戳开手机屏幕,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

“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你边戳着屏幕上他的脸边抱怨。

算了,你不主动我来主动。你这么想着,又开始给他编辑短信。

『你在干什么,晚饭吃了吗?』发送。

然后穿上衣服鞋子出门遛狗,顺便买晚饭。

 

18:42 P.M.

外面好冷哦,还是折回去拿个围巾吧。

 

19:36 P.M.

晚饭都吃完了,他怎么还不回消息。

打个电话过去?会不会是在忙啊所以没空回,还是不打了吧。

 

19:43 P.M.

打电话,不打电话,打电话,不打电话,打电话,不打电话……

还是不打了吧。

还是想打。

算了说不打就不打。

再发条短信过去。

『我这边好冷哦,你那边冷不冷?』

 

20:08 P.M.

发一张美美的自拍,with床上的毛绒玩具们,配字“有它们冬天就不冷啦”。收获一大票点赞和评论,和姑娘们的嘘寒问暖。

你仔细地回完数量不多的私信,在心里指责那谁怎么还不来嘘寒问暖。

 

20:35 P.M.

手机响了!电话!是他打来的!

“喂?”你紧张兮兮,不敢大声说话。对面好像背景很嘈杂的样子?

对方还没有说话就先笑了起来,你不明所以地听了半晌,他才开口:

“你家地址在哪?”

“啊?”你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家地址,报给我。”他又耐心地问了一遍。

“哦……”你报完地址的一瞬间,刚刚仿佛卡壳的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一个令你心跳加速的猜想从脑袋里冒出来,“不会吧,你……?”

“我刚下飞机。”对方的回答证实了你的猜想。啊,该死,心跳声太大了,听不清他接下来说了什么了。

“你、你在机场待着不要动!我、我过来接你!”

“……好。”对方在嘈杂的背景音和狂躁的心跳声下回答了你,你挂掉电话,披上沙发上的大衣,拿起桌上的围巾和车钥匙急忙地穿鞋子。

大金毛从桌子底下跑出来,歪头看着你出了门。

 

21:02 P.M.

你感觉自己一路仿佛都要超速,所幸道路畅通无阻,你很快就把车开到了机场。

你停好车,快步奔进机场,为自己腿长跑得快而感到高兴。

 

21:12 P.M.

你在机场接客区转了两圈,没看到人,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我到机场了,你在哪呢?”你急切地开口,你一秒也不想多等了。

“啊,我看到你了。”

“我过来了。”

“现在,转身。”

你听话地转过身去,他在离你五步远的地方拖着行李箱对着你笑。

你的脑子一片空白,但仍能够驱使着你的脚步跑了过去,然后把他拥在怀里。

“你怎么就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把脸埋在他的肩头,就像你们分别时的那样。你感到自己鼻子发酸。“我以为你不会那么早就跑过来的。”

“惊喜呀。”他把手放到你的背上,安抚似的抚了抚。

“应该是我去找你的。”你还是抱着他不肯撒手。

“这没什么区别吧?”

“我…我都没做什么准备……”

“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呀。”

你直接捧起他的脸亲吻他,他也顺从地接受了这个亲吻,反正机场里搂抱在一起的情侣又不止你们一对。

 

“你怎么穿得这么少?”你牵着他的手走出机场大门的时候,责怪似的问他,然后又把你戴的大格子围巾解下来系给他。

“这不是有你吗。”你给他围好围巾,又把他圈进怀里。他也紧紧地搂着你的脖子。“你抱得这么紧,我哪里还会冷。”

 

22:26 P.M.

你们在每一个红灯的路口亲吻。

 

22:39 P.M.

他站在车外等着你停好车。你一下车就又抓住他的手。

拿钥匙开门的时候,你另一只手仍不肯放开。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那要不要我待会咬你一口,看看你疼不疼?”

“不要留情,咬哪儿都行。”

大金毛高兴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迎接你,同时对新来客露出了新奇的表情。

“这就是你养的那条狗么?”他蹲下来撸了撸它的脑袋,大金毛高兴地对他吐着舌头,你甚至开始嫉妒起自己从小养到大的狗。

他把行李箱放到你的房间里,然后开始解开你围给他的围巾。

“哇哦,这些,”他看着你铺了一床的毛绒娃娃发出惊叹,“你跟它们一起睡觉?”

你把大金毛赶去狗窝里睡觉,进到房间里关上了门。

“不……现在有你就够了。”你又把这些毛绒玩具搬到地毯上,把床重新空出来。

“就会说些好听的话。”他又笑起来,你忍不住走过去堵住他的嘴,把他的笑声都吞进肚子里。

“好听的话都只说给你听。”再分开时你对他说。

 

??:?? A.M.

“你现在觉得还在做梦吗?”

“我现在相信你是真的了。”

 

05:33 A.M.

你这次又醒得过分早了,但是枕边还有一个熟睡的人。

天还没有亮,清脆的几声鸟叫声被挡在窗户外面。

只有一床被子,只有一个枕头,他的呼吸拂在你的颈间,像天使的羽毛轻轻地扫着你的脖子。

你凑过去亲亲他的鼻尖,却惹得枕边人睫毛轻颤睁开了眼。

“醒那么早?天都没亮。”

“嗯。”

“再睡会?”他也凑过来吻了吻你的嘴角。

“好。”

 

 

-fin-

 

 

评论 ( 1 )
热度 ( 8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