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法罗朱/帕班]帕里斯的中年危机

现代AU

形象崩坏OOC


 

帕里斯从八百平方米的床上醒来。

开玩笑的。他再有钱他也不会买八百平方米的床,不然一早上醒过来爱人晚上睡觉滚到哪里去了他都不知道。

而且就算他想,班伏里奥也不让。

 

“四平差不多了,你还想八平。要那么大床干嘛,你打算拿它开蹦蹦床party?”这是班伏里奥跟他一起置办新房时对他说的。所以他们的床只有四平。

可是我有钱啊。这是帕里斯当时想说没敢说的话。

 

所以帕里斯从四平方米的床上醒来了。不得不说四平方米也是有好处的,这样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班伏里奥的脸都近在咫尺,帕里斯甚至数得清他的睫毛。

班伏里奥是天下第一的好爱人,长相可爱,性格温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像帕里斯十足十地爱着他那样也十足十地爱着帕里斯。

在帕里斯前些年快要破产卖掉房子去睡大街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和他分手,还直接拉着他奔到民政局扯了证。

 

“我跟你说,你这辈子都别想把我甩掉,想都别想。”班伏里奥把登记表拍到帕里斯的脸上,几乎就要抓着他的手逼着他签字画押。

“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一起不能解决的,不要想着自己挑走一切担子,好吗?我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累赘。我不需要你的过度保护,有的时候也轮到我来保护你,知道不?”班伏里奥抬着头与他对视,栗色的眼睛写满了坚决的爱意。

帕里斯不敢,也不能拒绝这样的爱,他一言不发,低头唰唰地在结婚登记表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帕里斯·艾斯卡勒斯,和班伏里奥·蒙太古,白纸黑字,两个名字并排靠在一起。

“好,我们回家吧。”班伏里奥脸上露出笑来,他费劲地踮起脚,摸了摸帕里斯的头顶。这天他像牵着一条大金毛一样,把落魄的帕里斯牵回了自己的小公寓。

 

后来帕里斯终于揪出了公司的蛀虫,把他送上法庭,把流失的钱款追回,落魄贵族重新成为商界的天之骄子,他才来得及把他欠班伏里奥的一切还给他。

不,他这辈子都还不清。他打算用这辈子慢慢偿还他欠他的爱。

 

帕里斯,年方三十,好吧现在快三十八了,在这样一个稀松平常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早上,看着枕边人的睡脸,非常庆幸自己能遇到这个小他十岁的爱人。

 

班伏里奥睁开眼时,帕里斯正深情无比地看着他。

“你怎么啦?醒得这么早,做噩梦了?”班伏里奥凑过去亲了亲帕里斯的嘴角,就像他们那么多个早上做的那样。然后他被帕里斯拉进了一个怀抱里,温暖又赤裸的肌肤相贴,刚分开的唇与唇也再次紧贴在一起。班伏里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抱紧了自己的爱人。

 

“我操。”在他们俩的舌头还在互相纠缠的时候,班伏里奥一把推开了帕里斯,一个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还没来得及擦去的口水顺着嘴角滑过下巴,滴落在了帕里斯的胸膛上。

帕里斯自然而然的是硬了,任何一个性功能正常的男人在这种场合下都会硬的。他又惊又喜地看着突然主动的班伏里奥,期待着他的下一步言语或者行动。

“我操,你完了,帕里斯,你完了。”班伏里奥的表情迅速冷峻起来,这很出乎帕里斯的意料,接下来更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班伏里奥的手顺着帕里斯的胸膛滑下来(这让帕里斯又硬了一点,可是班伏里奥的表情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最后停在了他的腰腹处。

“你完了。”班伏里奥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冷酷,比当初拒绝帕里斯的分手请求的时候还要冷酷,然后他狠掐了一把帕里斯的腰,“你长赘肉了。”

下一秒班伏里奥翻身下床,把帕里斯也从床上拉了起来,他上上下下地打量帕里斯的身材(当然他肯定也看到了帕里斯抬了头的小兄弟,但是他直接忽略了它),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你看看你自己的肚子!你居然有小肚子了!”

 

帕里斯·艾斯卡勒斯,在距离年方三十八还有三个月的这个早上,中年发福的困扰突然造访了他。

 

然后他被班伏里奥强硬地塞进卫生间去洗漱(现在才早上六点,根据平常他应该还要睡个回笼觉的,更何况今天是周末)。

班伏里奥在他刷牙刷到一半,正在对着镜子欣赏自己帅气不减当年的脸的时候,冲进卫生间对他嚷嚷:“枕头上都是你掉的头发!”帕里斯在镜子里对着怒气冲冲的班伏里奥委屈地眨眼睛,班伏里奥丝毫不为所动,把上衣和裤子甩到他的怀里。“快点收拾好你自己,今天你陪我一起出去晨跑。”他痛心疾首地摇头,“我太娇纵你了,我就应该一开始就让你跟我一起锻炼的,我太宠你了。”

十五分钟后帕里斯下楼,班伏里奥已经穿好运动套装,牵着狗在玄关处等他了。

“不先吃早饭吗?”帕里斯穿着鞋子问他。

“没有人会在晨练前吃早饭的,回来再吃。”班伏里奥回答,把遛狗绳塞进他手里,“今天你去遛克里斯,让克里斯带着你跑两圈。”

忘了说了,克里斯不是他们家养的狗,是班伏里奥同事的。他的同事上周休了假和女友出去旅游一个月,把克里斯托付给了班伏里奥要他帮忙照顾。

克里斯是一只大阿拉斯加,站起来比隔壁邻居兼班伏里奥的发小罗密欧的娇小妻子朱丽叶还要高。

“你要敢让它跑丢我就要你好看。”班伏里奥补充道,然后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虽然你本来就好看。”

顺便一提,班伏里奥的工作是健身教练。他有一家自己的健身房,一半的股份归他自己,还有一半的股份归当初资助他的两个发小罗密欧和茂丘西奥。虽然自从和帕里斯正式确定关系之后,班伏里奥就不再当私人教练了,但他时不时地还会去健身房提点提点当下爱美的年轻小伙年轻姑娘们。

 

班伏里奥见帕里斯终于磨磨蹭蹭穿好了鞋,按着还没完全站起来的帕里斯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临行吻。“好了,我的乖乖们,出门吧。”帕里斯不知道对他这句话是该哭还是该笑,班伏里奥就打开了房门,然后克里斯就撒着欢冲了出去。成年阿拉斯加的力道岂是一般人拉得住的,帕里斯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扯着跑出了门外。

 

克里斯拖着帕里斯在偌大的小区里跑了整整三圈半。

第一圈的时候他碰到出来买菜的蒙太古夫人,他尚且还能拉着狗(被狗拉着)面色如常地与他的丈母娘打招呼。

第二圈的时候他碰到同样出来晨跑的提伯尔特,克里斯压根停不下来,跟磕了药一样飞快地拖着他跑过正在慢跑的提伯尔特,帕里斯没来得及跟他打招呼。

第三圈的时候他碰到了刚跑了两圈半的班伏里奥,帕里斯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向班伏里奥抛去求助的眼神,不料想班伏里奥刻意地撇过头去和路过的卡普莱夫人打招呼,理都不理他半句。

 

最后克里斯带着帕里斯跑圈跑够了,拉着他重新回到自家的房门前,帕里斯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带钥匙,也没带手机,不过班伏里奥一般出门晨跑也不带手机。帕里斯已经累得不想思考,毫无商界精英的形象,瘫在自家门口等着班伏里奥回来给他开门,他瘫在地上也没忘抓着克里斯的狗绳。而我们的克里斯,撒完了欢,正乖乖地蹲坐在门口吐着舌头。

班伏里奥晨跑完回来,绕过门口两个障碍,打开门把一人一狗放进屋里。

 

班伏里奥洗完了澡,在厨房里忙活两个人和一只狗的早饭,在他之后洗完澡的帕里斯虚弱地摸进厨房里,询问他早饭吃什么。

然后他得到了回答:杂粮谷物粥,和蔬菜色拉。非常绿色,非常低卡,非常健康,并且也非常不合帕里斯的口味。

面包呢?黄油和果酱呢?太阳煎蛋和火腿肠三明治呢?帕里斯从后面抱住自己十全十美的好爱人,试图靠撒娇和体型制导来使班伏里奥去拿出冰箱里合他口味的食物,但他绝望地发现班伏里奥不但油盐不进,而且自己的力气也根本敌不过在他看来柔软可爱的爱人。

原来自己平常真的是一直被惯着的。被惯了整整六年的帕里斯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爱人原本是个健身教练这件事。

 

当班伏里奥最后把飘着肉香味的、热腾腾的狗饭端出厨房,放到克里斯的狗盆里的时候,帕里斯的眼睛比餐桌上绿油油的蔬菜还要绿。

这个事业爱情双丰收而且还长相英俊的人生赢家在人生的第三十七个年头,头一回生出了和狗抢饭吃的念头。

 

“帕里斯,我们得谈谈你的健身减肥相关事宜。”早餐过后,班伏里奥再次拉开餐桌的椅子坐下,两个人的正中放置了一张表格,他一脸严肃地端坐在帕里斯对面,仿佛放在两人中间的是一张离婚协议书。

但那其实是一张健身计划表。班伏里奥从来不缺这种表格,他要是想要,还能分分钟从他的健身房里拿来几百张一样的,但在帕里斯眼里,这张表格比离婚协议书还要可怕。

毕竟班伏里奥永远不会让他签离婚协议书。

“亲爱的,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舍得吗?”帕里斯依旧在寻求挽回的余地。

“我很认真。作为你的爱人,之前居然一直在放纵你,是我的过失。”班伏里奥说得斩钉截铁,不留一丝情面。

“可我真的不想……”

“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我爱你,你不爱我了吗?”

“我也爱你,所以你必须减肥。我说过,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一起不能解决的,你记得吧?”

帕里斯拗不过班伏里奥,焉巴巴地垂着头不去看他,他看着桌上的黑白表格,它昭示了他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有的苦难。班伏里奥叹了口气,起身绕过餐桌坐到他身边来。“你可得知道,要请我当私人教练是很贵的。”

帕里斯趁机拉过班伏里奥的手,在戴了戒指的无名指上轻啄一口。“这不是,我当初花了好多钱的聘礼才把你请回家来吗。”

“你胡扯吧,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你不但身无分文,还背了债。当初我要不是我拉着你去领证,你是不是打算一声不吭就去睡大街了?”班伏里奥说着说着,却笑了起来,倒也没撤回被帕里斯抓着的手,“好了,我可是你的终身私人教练,别人再花多少钱都请不到了,总得让我履行履行职责吧?”

“那能不能……”

“给你标准放宽松一点,行了吧?”

“那达成目标有没有奖励?”

“帕里斯,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快四十了?”班伏里奥感到想笑极了,明明自己才是年纪小的那个,可是面前的这个怎么就是这么爱撒娇,“……好吧,有奖励,当然有奖励。”

 

现在帕里斯要更正一个观念,他的好爱人班伏里奥依然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好爱人,除了脾气倔了点,真的。

这天晚上帕里斯跟他说“你这样的脾气应该姓卡普莱”,班伏里奥白了他一眼,回答他“反正我现在姓艾斯卡勒斯”。

唔,好吧,看在他姓艾斯卡勒斯的份上。

 

从那天起帕里斯的生活就宛如身处地狱,他从来不晓得身边的人天使的外貌下居然是一颗恶魔的心。

班伏里奥每天早上五点半就拉他起来出去遛狗和晨跑,只有周末的早上他特别宽限帕里斯可以多睡半个小时,工作日的晚上他还要做班伏里奥给他量身定制的健身项目,周末锻炼量加倍。除此之外他还得吃狗都不要吃的粗粮和生拌蔬菜,见不得一点荤腥和糖份。

帕里斯为此叫苦连天,他觉得自己比当初穷困潦倒只能窝在小公寓啃泡面的日子还要苦,但是班伏里奥对他期望值很高,为了满足他的要求帕里斯什么都愿意做。而且帕里斯也觉得自己有必要挽救自己的形象,毕竟不能自己俊脸还在,身材却早早走了形,这样实在太说不过去。

况且班伏里奥多年以来一直都保持着好身材,这也是帕里斯对班伏里奥爱不释手的数不清的几十个原因之一。

 

即便如此,帕里斯依旧能够理解班伏里奥,他从不会做什么对他没有好处的事。

更何况他还允诺了奖励,譬如锻炼过后的一个带着汗水味的细腻绵长的吻,之类的。

来自班伏里奥的奖励和鼓励一直都是帕里斯减肥的动力。帕里斯始终觉得他对班伏里奥有所亏欠,因此他总是尽他的最大可能达成他的一切要求,满足他的所有愿望,即使班伏里奥很少跟他提要求,更少对他说自己想要什么。帕里斯曾经问过他你最想要什么,班伏里奥只是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眼睛,回答他说:“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过得好好的。”

但是帕里斯还是知道的,当初选择了他,选择了与他这个大他十岁的恋人走到底,班伏里奥到底牺牲了多少东西。十岁的年龄差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鸿沟,就如现在班伏里奥正值壮年,而帕里斯已经正在步入中年一样,当初还是青年的班伏里奥一头撞进了三十当头的帕里斯怀里,被他的容貌所惊艳,然后陷入疯狂的爱恋,再一起走到了现在。

容貌和身材都不是有着长久保质期的东西,尽管他们深爱彼此,却终究有一天要面对身体上的差距。

有时候帕里斯会半夜惊醒,他会梦见班伏里奥有一天嫌弃他年老色衰,嫌弃他身材走样,嫌弃他英俊不再,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尽管帕里斯清楚极了班伏里奥不会这样做,可他还是会在这样做梦的深夜看着枕边爱人冒着胡茬的下巴发呆。

他们谁都不曾亲口谈起关于年龄的话题,但这不代表没有人在意,更不代表他们可以因为深爱对方而忽视这个问题。帕里斯知道班伏里奥始终对他怀抱着期望,他也决不允许自己让班伏里奥失望。

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和他一起不能解决的,包括这件事。

 

那天是帕里斯离开肉类和甜食的第八天,班伏里奥不许他在家吃,他就乖乖听话一口都没碰。可那天下班的时候他走进公司楼下咖啡店,本来只想买一杯咖啡就回家继续面对班伏里奥的魔鬼健身减肥计划,但他眼睛瞥到了一边甜点橱窗里小蛋糕和甜面包。天啊,当初班伏里奥有多爱女人,帕里斯就有多爱甜食,此时此刻橱窗里的奶油蛋糕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诱惑。

就在这里吃一块,回家他不会发现的。帕里斯说服了自己,偷偷地在班伏里奥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件违背他意愿又不想让他知道的的事,他买了一块奶油蛋糕。帕里斯端着这块小蛋糕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他太想念奶油蛋糕的味道了,然后他就看见班伏里奥就站在他所坐的这个位置的落地窗外,微笑着看他和他手里还没放下的蛋糕。

“就知道你憋到今天肯定憋不住了。你吃啊,我不拦你。”班伏里奥走进店里来,坐到他对面的位置上,翘着腿继续对帕里斯保持微笑。帕里斯吓得第一口蛋糕都还没进自己嘴里,就手一拐送进了班伏里奥口中。

所以最后他自己买的蛋糕他自己一口也没吃着,全被他喂进了班伏里奥嘴里。

“行吧,给你尝一口也行。”班伏里奥越过小桌,扯过帕里斯的领带与他接吻,舌头滑过唇齿之间,帕里斯终于从班伏里奥的口中尝到了他阔别许久的奶油的味道。

那天晚上班伏里奥仔仔细细地摸过了帕里斯减去了一些肥肉的腰部,特别奖励了他一场撩人的性爱。

 

这之后班伏里奥再次给他放宽了标准,并且给他加了更多奖励。每瘦一斤就可以多吃一口肉,每瘦三斤就能吃一块班伏里奥亲手做的曲奇饼或者其他别的什么,总归是帕里斯爱吃的东西。除此之外每天晚上班伏里奥还要亲自检查锻炼成果,花了一个大钻戒聘请来的私人终身教练的捆绑式魔鬼锻炼总还是一天一天地有着成效的。(不然我的健身房早就倒闭了,三年前我就跟你一起睡大街了,班伏里奥语。)

 

三个月后帕里斯的赘肉消失不见,还再次显露出了隐隐约约的腹肌线,帕里斯有些满意地看着全身镜里自己恢复正常水平的身材,班伏里奥笑着过来摸摸他已经没有了肥肉的肚皮,边让他不要自恋边把功劳都揽给自己。

“明明也有我坚持不懈努力的份吧。”帕里斯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继续乱摸下去,对他的抢功行为表达了不满意。

“好好好,你努力,你努力。”班伏里奥抬起眼来看他,眼神里盈盈地全是笑意,“你想要什么奖励?”

帕里斯把他抱在怀里讨要了一个亲吻。“我还没想好,你给什么我就要什么。”

 

在他自己三十八岁生日当天,他得到了一个大奖励。

 

“我始终觉得你是上天给我的馈赠。”帕里斯一边拆着只属于他的礼物,一边在他耳边低语。

“那是,我也觉得我就是上天派下来解决你的各种问题的。”他的礼物偏过头来,从帕里斯的耳朵一路亲吻到他依旧漂亮的下颌角。

“你明明一开始只是看上我的脸而已。”帕里斯低头咬住他的耳朵尖,牙齿在耳廓不轻不重地碾磨。

“是是是,我不但看上你的脸,我还看上你的钱,我就是来骗色骗财的。”班伏里奥在他耳边笑起来,气息轻轻地呼到他的脸上。

“那我可真是被你骗得神魂颠倒了。”帕里斯把班伏里奥压在餐桌上,向他讨要更多亲吻,班伏里奥如数全部满足了他的要求。

“你不先吃你的生日蛋糕?这可是我特地买的。”

“你不先验收一下亲自监督锻炼的成果?”帕里斯把他的礼物抱起来放到桌上,把蛋糕盒推到一边,“蛋糕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吃的。”

“成果也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验收的。”班伏里奥把手从帕里斯的衬衣下伸进去,摸了一把初具雏形的漂亮腹肌,“而且我感到非常满意。”

“那我可以继续索要我的奖励了吗?”

“当然可以。”

 

 

 

END

 


评论
热度 ( 40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