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法罗朱]十次班伏里奥去找茂丘西奥,八次他在爬提伯尔特的窗户(1-15)

CP:Romeo/Juliet

       Tybalt/Mercutio

       Paris/Benvolio

 

现代大学生AU,很弱智

 

 

1.

“罗密欧,茂丘西奥呢?”班伏里奥回到宿舍里,罗密欧正躺在上铺装死。

“朱丽叶,噢,你为什么是朱丽叶。”罗密欧翻了个身,床板嘎吱嘎吱地响。

“罗密欧!”班伏里奥敲敲床板,“我问你茂丘西奥去哪了?老师说,他要是下节课再看不到他人,他这学期期末考试就不用去了。还有你,你也是。”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罗密欧又翻了个身,“啊……挂科也挺好的,这样可以和朱丽叶一起重修……”

“我就不该操心你俩,谈恋爱了不起死了。”班伏里奥翻了个白眼,坐下来给茂丘西奥发消息。

 

十五分钟后班伏里奥出现在了红宿舍楼下,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在心里骂茂丘西奥是神经病。他居然又(他为什么要说又)去爬提伯尔特的窗户,要班伏里奥去楼下接着他。

天知道,提伯尔特住四楼啊。

班伏里奥看着茂丘西奥踩着外墙水管磨磨蹭蹭往上摸到三楼的时候,他看到了帕里斯从楼里出来。

帕里斯是谁来着?名字耳熟,长相也眼熟,但是班伏里奥一时半会儿就是没想起来。所以他决定假装抬头看风景(正爬到三楼半的茂丘西奥),毕竟和不熟的人打招呼大家都尴尬是不是。

可是帕里斯没走,不但没走还转过身和班伏里奥一起抬头看风景。

班伏里奥的内心快炸裂了。

这位大哥你干啥呀啊啊啊虽然我一个蓝宿舍的站在你们红宿舍楼下抬头看风景确实很奇怪但是你为啥不走这样不是更奇怪了吗啊啊啊别看了吧哥啊快走吧你不是要出门吗你咋还不走啊。

帕里斯终于开口了:“茂丘西奥来找提伯尔特?”

“………………嗯。”

“提伯尔特不在,他和朱丽叶去食堂了。”

噢,帕里斯是提伯尔特的室友。班伏里奥终于想起来了。

 

“茂丘西奥——你听到没有!提伯尔特不在寝室!你快点给我滚下来!”

“哎不行我恐高下不来了——”

“恐你妈的高!”班伏里奥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我走了你爱下来不下来!”班伏里奥气不打一处来,甩甩衣服扭头走了。

 

 

2.

班伏里奥回到宿舍的二十分钟后茂丘西奥也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哎,话说那个帕里斯是怎么个回事?”茂丘西奥一屁股把坐在椅子上的班伏里奥挤开,把沾满红宿舍楼下泥土的腿支在班伏里奥的桌上,班伏里奥看了只想打人。

“什么怎么回事,关我屁事。你滚滚滚滚滚,别祸害我桌子!”

“可是他下楼了啥也没干又上去了啊?”茂丘西奥换了个姿势,把腿放了下来。

“我说了关我屁事。指不定人家拿个外卖呢。”班伏里奥把茂丘西奥从自己的椅子上拽起来,把茂丘西奥蹭他桌子上椅子上的泥啊灰啊的全都抹干净。

“可他也没拿外卖啊?你刚走他就回去了。”

“人家遛鸟你也管啊?我还当你有事没事只找提伯尔特的茬呢。”

“提伯尔特不在啊——”茂丘西奥一提到提伯尔特就拔高了嗓音,又迅速降了回来,“不,不,现在不讨论提伯尔特,我觉得那个帕里斯有点意思。”

茂丘西奥作势要揽班伏里奥的肩膀,班伏里奥嫌弃地把他挡开。

“我以为你对提伯尔特以外的人不感兴趣?帕里斯不是和朱丽叶传过绯闻吗,还有啥别的意思?”

“朱丽叶!哪里有朱丽叶?”罗密欧噌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又咣一下撞到天花板,罗密欧又倒下了。

班伏里奥又朝罗密欧翻了个白眼。

“啊……毕竟也是提伯尔特的室友是不是?除了和朱丽叶之外我倒还听过一些别的传闻……”

“……朱丽叶!”

“别管他,你就当他死了吧。不对,我不要听你的八卦,你自己对着上面那个死人去说吧。顺便,工图老师让我告诉你,你再翘课就等着明年再见到他吧。我去食堂吃饭了,你去不?”

“不,我回来的路上点好外卖了。”茂丘西奥扬扬手机。

 

 

3.

——

「罗密欧你食堂要我带点啥不?」

『不要』

『朱丽叶还在食堂吗?帮我看看她吃得好不好』

——

如果你在维罗纳学校的食堂二楼,你会看到班伏里奥把一生的白眼都翻尽了。

——

「朱丽叶死了」

『??!!?!?!!?!!』

——

〖你给罗密欧发了什么玩意,他现在在宿舍发神经病〗

「你就当他死了」

〖他现在开始鬼哭狼嚎“朱丽叶死了!!!!”〗

「他傻逼」

〖你快管管他吧他快撞天花板自杀了〗

「???我又不在寝室明明你在寝室吧」

「(发送截图)」

〖哇……〗

〖恋爱中的男人〗

〖啧〗

「你也没资格说这话」

〖他这智商是怎么考进大学的?〗

「不知道,我要回了,你要带点啥不」

〖楼下带罐冰阔落,靴靴大哥〗

「ojbk」

 

 

4.

其实提伯尔特和朱丽叶在食堂坐着,他早就看到班伏里奥了,那小子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拿着手机,翻了无数个白眼,看上去就特别傻逼。

不过一想到班伏里奥跟罗密欧是一个宿舍的,提伯尔特也翻白眼,朱丽叶怎么会看上罗密欧这种浑小子?!他还特地找人打听过,罗密欧成绩不咋地,甚至还有不干不净的情史!

就连他宿舍那个富二代帕里斯都比罗密欧好八百倍!

虽然帕里斯也不是啥好鸟。提伯尔特跟他也不对付。

那会子提伯尔特刚听说帕里斯和朱丽叶有绯闻,就先二话不说把帕里斯摁在宿舍里揍了一顿,搞得整个层的人都来拉架,宿管差点就要打电话要把卡普莱舅舅叫来。

都大学了,还只会叫家长,傻逼不傻逼。提伯尔特嗤之以鼻。

直到朱丽叶回他电话说她对帕里斯根本没有兴趣,提伯尔特才放心了一点点。

然后朱丽叶就说她喜欢蓝宿舍比她大一级的罗密欧。

“帕里斯?提伯尔特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我只是跟他一起演了一部话剧啊?”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我真的不喜欢他!!”

“我有喜欢的人了!是蓝宿舍的罗密欧!”

提伯尔特差点直接冲去蓝宿舍打人,还是帕里斯把他拦住的。

 

朱丽叶发现了提伯尔特面部表情的不对劲,从晚饭中抬起头问:“提伯尔特,你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没有,没事,没什么。朱丽叶你继续吃。”提伯尔特否定三连。

班伏里奥把餐盘掉地上了,班伏里奥把餐盘捡起来了,班伏里奥把餐盘丢去回收窗口了,班伏里奥走了。

 

 

5.

“你怎么带的可口可乐!!!!你不知道我是百事党吗!!!!!!”

茂丘西奥一见班伏里奥进门就大声逼逼起来,班伏里奥已经不想理他了,直接把可乐罐往他身上丢,茂丘西奥随手接住。

“罗密欧呢?他终于去见死神了?”

茂丘西奥啪得一声打开可乐罐子,汽水和泡沫溅了他一头一脸。他满不在乎地抹抹脸,吨吨吨地一口气把一整罐可乐喝完了。

“他去食堂找朱丽叶了,你回来路上没看见他?”

“那他大概死在路上了吧。你给我把地板搞搞干净。”班伏里奥指指茂丘西奥,又指指地板。可乐还顺着茂丘西奥的手臂和衣服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地板上一滩棕色的黏糊糊。

 

“哎哟——肚子好痛,我要死了。”茂丘西奥没过多久蹲在地上捂着肚子。

“谁叫你喝这么快。”

 

 

6.

提伯尔特和朱丽叶刚出食堂大门,就看到罗密欧远远地冲过来。

“朱丽叶——”罗密欧双臂打开边冲边喊。

见自己表妹也有飞奔过去的冲动,提伯尔特干脆先其一步三步两步冲过去,一脚把罗密欧撂翻在地上。

“我警告你你离我妹妹远——”提伯尔特揪着罗密欧的领子还没威胁完,朱丽叶就哭叫着跑过来,一把把提伯尔特推翻在地上。

“罗密欧!你没事吧?”朱丽叶抱着保持着双臂大张的姿势趴在地上的罗密欧开始哭哭啼啼。

提伯尔特僵硬地坐在地上,一会儿看看朱丽叶,一会儿看看天,最后他决定抱着膝盖一直看天,并且在心里给罗密欧这个名字又打了个叉,血红色的。

 

我诅咒所有相爱的人,对此我供认不讳。

提伯尔特的脑子里没由来地冒出这么一句。

但是他还是拍拍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把那对粘在一起的地上情侣也拉了起来。

他们仨再这样坐在食堂门口的地上会被人围观的。

 

提伯尔特最后是怎么回到宿舍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记得朱丽叶和罗密欧手拉着手一起去自习室自习了(虽然他们俩都没带书),然后他就自己回来了。

帕里斯看到提伯尔特垂头丧气地回来,还带了一身尘土,没忍住提了一嘴:“你不是跟朱丽叶吃饭去了?你在她面前跟人打架了?”

“罗密欧那小子——我迟早要收拾他。”提伯尔特手攥成拳,咬牙切齿地说到。

 

“对了,茂丘西奥刚来找过你。”

“茂丘西奥?他又来找抽了?”

“不懂你俩。”

你当然不懂了。提伯尔特在心里反驳。茂丘西奥,茂丘西奥是一个比罗密欧还浑八百万倍的小混球,骚扰他从小骚扰到大,到大学里更加变本加厉地骚扰他,怎么揍都揍不走,总是死皮赖脸又笑嘻嘻地凑上来,讨人厌得不行。

“你俩睡过没?”

“…………………………啊?”提伯尔特懵逼。

“你俩肯定睡过。”帕里斯自顾自的定下结论。

“……………………”提伯尔特这会儿又特别想揍帕里斯了,但是他确实反驳不了他。

 

提伯尔特确实和茂丘西奥睡过,而且早就睡过,在提伯尔特还是高三,茂丘西奥还是高一的时候,他们就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操过了。

那段时间他们两个都有点疯狂,他承认。

可是自从提伯尔特考进这个大学,直到他去年看到茂丘西奥也走进这个学校的大门,再到茂丘西奥又纠纠缠缠他一整年,他们俩都对那段疯狂时期的事闭口不提。

帕里斯怎么会突然问这事?帕里斯是从别的高中来的,所以他应该不会知道他和茂丘西奥的过去。实际上就连高中里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俩搞在一起过。他俩太像死对头,所以藏得太好。

没人知道,他俩每次打架打着打着都会把对方带倒到教室的地板上,教学楼后的草丛里,操场的草地上,把对方的衣服裤子扒掉,然后就地做爱,用相交的唇和齿代替吵架,用游走的手和指代替打架。

 

提伯尔特紧张兮兮地地看着帕里斯,帕里斯冲他摆摆手。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们的相处模式很有趣。”

有趣?他从哪里看出来有趣了?我的室友怕不是个疯子?他脑袋有问题还是我脑袋有问题?这世界怎么了?

提伯尔特不打算理他了,他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澡堂,然后打算直接睡到明天早上,以此来把这个话题带来的,现在在他脑子里不停叽叽喳喳叫的小混蛋从脑袋里赶出去。

 

 

7.

罗密欧是大约晚上两点钟才回到寝室的,他回来时的动静大到班伏里奥直接甩了一个枕头过来,罗密欧被砸翻在地上。茂丘西奥从蚊帐里伸出一颗脑袋,在黑灯瞎火里狂笑不止。

 

 

8.

第二天班伏里奥还是硬生生把罗密欧和茂丘西奥一路从寝室床上拖到了教室,尽管他们两个在课上依旧睡得像猪一样。

下午的神学通识课上,劳伦老师直接把坐在第一排打呼噜的罗密欧赶了出去。

第二节课的时候帕里斯才姗姗来迟,然后坐在了罗密欧原来的位置上。

——

「???他怎么也上这个课」班伏里奥在手机上疯狂打字。

〖你才知道?〗

〖我这个一个学期只来过三次的人都知道〗

——

“咳咳,”劳伦老师在前面敲敲讲台,“有些人要玩手机的话就不要坐在第一排了,干嘛不坐最后一排呢。”

那也得我们来的时候最后一排还有座啊。班伏里奥放下手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茂丘西奥也放下手机,伏在桌上笑个不停。

 

“他上节课点名没有?”帕里斯悄悄地凑过来问班伏里奥。

感受到劳伦老师再一次投射过来的热切的目光,班伏里奥回了个“没有”的口型。

 

 

9.

晚上班伏里奥给茂丘西奥发消息问明早专业课要交啥作业的时候,茂丘西奥正在爬提伯尔特的窗户。

班伏里奥为什么不问罗密欧呢?因为想也知道罗密欧会回答不知道。

——

〖我不知道,你去问帕里斯〗

——

茂丘西奥大约半小时后才回他这么一条,并且之后他再也没回过班伏里奥的一长串关于“为啥是帕里斯他不是大三吗怎么还上大二的专业课你不要不回我消息你是不是死了再说我也没加他啊我怎么问啊茂丘西奥你是不是死了茂丘西奥你果然死了”的追问。

 

后来当晚班伏里奥还是放弃了做作业的事。

 

 

10.

茂丘西奥顺了顺头毛,抬手敲敲提伯尔特阳台的玻璃门,然后迅速趴在门上做鬼脸。

所以提伯尔特一转过头就是表情扭曲挤在玻璃门上的茂丘西奥,他想整个连门带人一起从四楼踹下去。

帕里斯迅速地收拾东西出门了。

提伯尔特烦躁了起来,提伯尔特厌恶地挥挥手,希望茂丘西奥能识相点赶紧滚回去别烦他。

可是他茂丘西奥从来就不是个识相的人。提伯尔特也迅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认为前一秒居然会对“茂丘西奥能识相点”抱有希望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点问题。

 

茂丘西奥在阳台上狂拍玻璃门。

提伯尔特不想给他开门。

茂丘西奥继续拍门。

提伯尔特想打人。

茂丘西奥掏出手机摁了几下。

提伯尔特的手机响了。茂丘西奥打的电话。

不接,挂掉。

茂丘西奥对着手机摁了好几下。

提伯尔特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

〖提伯尔特你开门啊你再不开门我就喊了你个负心汉强奸犯我会让整个红宿舍都听到的你开门啊〗

——

“……操。”提伯尔特爆粗了。

提伯尔特特别希望自己能把门把手掰下来,然后狠狠地砸茂丘西奥的脑袋。

“提——伯——尔——特——”门一边被拉开,茂丘西奥欠揍的、他故意拉长了喊他名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茂丘西奥就迅速地向后仰躲过了提伯尔特的一拳。他一只手包住提伯尔特的拳头,另一只手攀上提伯尔特的胳膊,他把提伯尔特拽出了屋子,拽到了阳台上。

提伯尔特抬脚要扫茂丘西奥的小腿,没下足劲,被茂丘西奥招架住。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茂丘西奥又把他拽近了一点点,鼻尖抵着鼻尖地跟他说话,“在这打架的话,我掉下去可是会死的唷?当然你非要打我也不介意。”语毕,茂丘西奥撤开挡住提伯尔特拳头的那只手,靠在栏杆上向后仰去。

长而卷的头发被风吹得融散在夜空里,提伯尔特觉得他的长头发和他的笑脸一样惹人生厌。他为什么从高中起就留着长发,他为什么总是在笑。

提伯尔特把茂丘西奥拽回来,再次把两个人拉近到脸贴脸的距离。提伯尔特按住了茂丘西奥的后脑勺,茂丘西奥越笑越开。

“你到底想做什么。”提伯尔特向他发问。

“找点乐子呀。”茂丘西奥依旧笑嘻嘻,“你难道不找乐子的吗,提伯尔特?没有乐子的生活多无聊啊。”

茂丘西奥飞快地在提伯尔特的脸上亲了一口,趁提伯尔特一个愣神,抓着他的胳膊旋身交换位置,把提伯尔特压在了栏杆上。

提伯尔特的反应慢了一秒,这时茂丘西奥已经飞也似地跳进屋,拉门落锁一气呵成。提伯尔特被关在了阳台上。

提伯尔特一拳砸在玻璃门上,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茂丘西奥在屋子里向后一跳,用手抚抚胸口,又摇头晃脑地叹了叹气,以示自己受到惊吓。

茂丘西奥摁了几下手机,又把屏幕亮给提伯尔特看。

——

〖你可以从阳台爬下去再上来,也可以等你的室友回来给你开阳台门,总之祝你好运哦✧٩(ˊωˋ*)و✧〗

——

最后茂丘西奥在门里对着他拍拍屁股,走了。

提伯尔特气得要跳楼了。

 

五分钟后茂丘西奥在楼下又对四楼的阳台吹口哨晃屁股,提伯尔特爆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操!”

整个红宿舍都能听见提伯尔特骂了一连串诸如“茂丘西奥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我操死你”之类的脏话。

 

 

11.

帕里斯在自习教室看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觉得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来自习的。

太可怕了。

帕里斯觉得整个教室都被粉红泡泡填满,甚至脑子里还响起奇怪的bgm,不对,不是泰坦尼克。

难怪别的教室都满了,只有这个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在自习室秀恩爱的情侣都应该被杀死,帕里斯现在好像有点懂提伯尔特的心情了。(提伯尔特:不你不懂)

帕里斯想走,想离开,想逃离,可是他没处可去,宿舍回不去,自习室的话又要忍受这么一对祸害。

帕里斯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哦。

谈恋爱了不起死了。

 

突然罗密欧和朱丽叶双双回头看着帕里斯,帕里斯感到一丝紧张。

罗密欧和朱丽叶一起到帕里斯这桌来了,帕里斯更加紧张了。

朱丽叶:“我来问?”

罗密欧:“不行,朱丽叶你不可以跟别的男人要微信。”

朱丽叶:“那你来问?”

罗密欧:“可我跟他不熟啊。”

朱丽叶:“……”

帕里斯:“?????????”

朱丽叶:“帕……”

罗密欧:“帕里斯你微信号是什么?”

帕里斯一头雾水,但还是给了罗密欧他的微信号。

罗密欧和朱丽叶又回去了。

帕里斯依旧一脸迷茫。

——

「罗密欧你知不知道朱丽叶知不知道帕里斯的微信」

『我们家朱丽叶怎么会有别的男人的微信』

「草泥马」

「正事儿呢,快点」

『我问问她』

『朱丽叶说她没有』

『等等帕里斯和我们在一间自习教室耶』

「那你去问问他明天专业课要交什么作业」

『好我去帮你跟他要微信』

「??????你直接问他不行吗」

「人呢???」

『要到了』

『(发送图片)』

「所以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作业是什么!!!!!!」

『我跟他不熟啊』

「我跟他熟吗?????啊??????」

『你们可以熟起来的嘛』

「草」

——

[“Benvo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已通过好友申请]

「啊……」

「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明早的理论有机作业是啥……」

[等我看一下]

[98页1.3.5.6.8.9.11]

「好,谢谢」

[没事不用]

 

 

12.

作业好多啊,班伏里奥累了,班伏里奥不想写,班伏里奥决定直接睡觉了。

 

 

13.

帕里斯在自习室终于写完了作业,前面罗朱那对竟然还没走。他给提伯尔特发消息问他们完事没他也不回,但他还是决定回去了。

 

帕里斯回去的时候寝室里居然没有人。

但是灯开着,提伯尔特的手机也还在桌上,提伯尔特也不在床上。

这很灵异。

然后他听到阳台玻璃门咣的一声。转头一看,哦,提伯尔特被关在阳台上了。

“你特么怎么现在才回来??”提伯尔特被关在外面一晚上,怨了一晚上,整个人怒气冲冲。

“我问你你们完事没你不回啊,谁想得到你居然会被茂丘西奥关在阳台上。”帕里斯看上去快要笑出声了。

“别!提!茂丘西奥!”提伯尔特快炸了。

“你们……”

“我迟早要干死他。”提伯尔特咬牙切齿。

“哎,你们开心就好。”

 

 

14.

人,一旦前一晚没写要交的作业,第二天就会想不去上课,班伏里奥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所以班伏里奥把早上的专业课翘了。

罗密欧刚出寝室门,(虽然他也没做作业,但他还是厚着脸皮去了)又回过头来问他:“需要我帮你请假吗?”

“……随便。点名了的话就请一下,不点名的话就随便吧。”

 

班伏里奥在约一小时后后悔了没告诉罗密欧要怎么请假。

 

——

〖班伏里奥你醒着吗〗

「?」

〖罗密欧给你请了个好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发生了什么」

——

「罗密欧你给我请了什么假????」

「罗密欧?????」

「?????你回话啊」

——

 

茂丘西奥在又过了大约一小时后回来,罗密欧没回来。

“茂丘西奥。”班伏里奥这会儿刚刚下床,“罗密欧到底给我请了个什么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茂丘西奥开始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茂丘西奥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茂丘西奥笑得喘不上气。

班伏里奥企图用眼神切开茂丘西奥的喉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密欧!”茂丘西奥还在笑。“不行!我需要给你还原一下现场。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来当罗密欧,你来当老师。”

 

“你点名。”茂丘西奥拉了把椅子坐在班伏里奥面前。

“罗密欧?”

“哎,到。”

“班伏里奥?”

茂丘西奥支着脑袋低头玩手机。

“班伏里奥?没来?”

“啊!”茂丘西奥猛地抬头,“啊,班伏里奥他没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直接说了你没来!”

“?????”

“然后老师和全班就都知道你没来了。”

“…………………………没了?”

“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大概全班都认识你了,班伏里奥他没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茂丘西奥笑得狂拍自己大腿。

“……罗密欧在哪?我要去砍他。”

“罗密欧用一听可乐收买了我,让我不要告诉你他在图书馆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伏里奥在约三十分钟后抵达了图书馆,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和穿红裙子的朱丽叶坐一桌的罗密欧。

此时的罗密欧脸上还洋溢着青春阳光灿烂美丽的笑容。

美好,甜蜜,恋爱的气息,方圆十里无人接近。

罗密欧看着朱丽叶,朱丽叶看着罗密欧。

所以朱丽叶没有看到罗密欧背后正在高速向他靠近的班伏里奥。

已知,罗密欧与班伏里奥相距三十米,班伏里奥正在以5m/s的速度接近罗密欧。

问,班伏里奥需要多久才能抵达罗密欧所在地?

 

班伏里奥加速了。

班伏里奥冲刺。

班伏里奥伸手了。

他揪住了罗密欧的领子!

他把罗密欧揪起来了!

方圆十里开外的人都抬起头来正在看着他俩!

 

“走,去天台。”班伏里奥压低声音说。

 

三个人呈等边三角形状站在电梯里,班伏里奥抱着臂斜眼睨着罗密欧,朱丽叶抱着书担忧地看着罗密欧。

电梯里很沉默。

“叮”,电梯门开了,早上班伏里奥翘了的那节课的老师走了进来。

“……”这是班伏里奥。

“……”这是罗密欧。

“?”这是不明情况的朱丽叶。

“??”这是更加不明情况的老师。

 

还好下一层就是顶楼,四个人鱼贯而出。老师这才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站在电梯口看了一会儿那三个表情凝重的学生往天台方向去了。

 

天台上,风猎猎作响。

班伏里奥的手紧紧扣着罗密欧的肩膀,指节都用力地泛了白。罗密欧的长发被风吹得翻飞,有几缕拂过班伏里奥的脸庞,有几缕落在班伏里奥的手上。衬衫也被灌进了风,呼呼地作响。

朱丽叶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红裙子也在风中翩然地舞动。怀里的书一角被吹起,发出唰啦唰啦的声音。

班伏里奥看着罗密欧,罗密欧看着班伏里奥,朱丽叶看着他俩。

 

“罗密欧……”班伏里奥终于开口,他不解又悔恨地看着罗密欧,“你为什么……”

“吱呀”一声,天台门开了。帕里斯拿了两本书从门里走出来,然后他看到了班伏里奥和罗密欧和朱丽叶。

帕里斯看看班伏里奥,又看看罗密欧,又看了看看着班伏里奥和罗密欧的朱丽叶。

“啊……打扰了,你们继续。”帕里斯又退回门里。

“哎,不是,”班伏里奥还没来得及解释,“卧槽,完了。”

 

“罗密欧!!!!我让你请假你他妈请的什么假你给我解释解释!!!!!!”班伏里奥把火气都撒在罗密欧身上。

 

 

15.

最后请假事件的解决方式是罗密欧答应给班伏里奥写三份实验报告。

 

下午做实验的时候,班伏里奥发现自己的搭档(天知道为什么又是)帕里斯一直在用谜之眼神打量自己,班伏里奥回想了一下中午的场景,噢……救命。

班伏里奥现在就想把手里这锅刚打来的热水直接扣在罗密欧的头上。

上帝有眼啊,我喜欢女人。班伏里奥心想,要是因为帕里斯把中午的事情说出去了而害得他再也泡不到妹了他就要把罗密欧给人道了。

 

而此时此刻的罗密欧在想茂丘西奥怎么出去接个热水接了这么久。

然后茂丘西奥就头顶着水浴锅又冲回了实验室。

上帝保佑。还好现在卡普莱老师不在实验室里,不然茂丘西奥的实验分数算是完了。

罗密欧拦截住还想继续乱窜的茂丘西奥:“停一停,停一停。水呢,茂丘西奥,水呢?”

茂丘西奥把水浴锅从头顶摘下来,挡住了自己的脸:“提伯尔特在走廊上,他不让我打水。”

提伯尔特站在实验室门口看着举着水浴锅的茂丘西奥,因为是卡普莱老师的实验课,所以他努力地克制了他自己没有冲进来揪人。

一定是你又哪里招惹这个炸毛怪了,罗密欧腹诽。

“那要不你去打?”茂丘西奥看出了罗密欧心里的小九九。

“不了不了不了不了。”罗密欧头摇得像拨浪鼓。

“班伏里奥。”

“班伏里奥。”

两个人同时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班伏里奥。

“看我干嘛?打不了热水你们不会接自来水烧开吗?”班伏里奥冷酷回绝。

“噫呜呜噫我们的小班伏里奥不爱我们了。”

“他无情他无义他无理取闹。”

“我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帕里斯扯了扯班伏里奥的袖子,示意他卡普莱老师回来了。

“那边那两个长头发的!把头发扎起来,不然烧秃了我不管。还有你,把护目镜戴上。”

茂丘西奥和罗密欧不情不愿地掏出小皮筋把头发扎了起来,班伏里奥乖乖地戴上了护目镜。

“噢,帕里斯这组的产物已经开始蒸出来了,很好。你们两个怎么还没开火?”

“他正要去打热水,他正要去。”茂丘西奥把水浴锅塞到罗密欧手里,“好了,罗密欧,快去打水吧,你打完回来我们就可以开火了是不是?”

“你,我,提伯……”罗密欧还来不及反驳,就被茂丘西奥推到了走廊上。

万幸现在提伯尔特并不在走廊上。罗密欧到走廊尽头小心翼翼地打完水,又胆战心惊地往回走,一路左顾右盼,生怕提伯尔特突然从哪个实验室里跳出来又把他踹翻在地上。

 

罗密欧回到实验室,发现班伏里奥那组已经有了小半瓶产物了。

“要不我们把火开大点?”他对茂丘西奥说。

“好啊好啊。”茂丘西奥拿来打火机。

只见一道火光腾地直窜橱顶,把白色的橱壁都燎黑了一块。

“哇,牛逼。”茂丘西奥一边把火关小,一边把煤气灯推到水浴锅底下,“等着吧。哎罗密欧你预习报告借我抄抄。”

“我也没写。”

“你没写预习报告你来做什么实验的?”

“你没写预习报告你又来做什么实验的?”

“我打算现在写啊。”

“那我也现在写啊。”

“班伏里奥!”

“班伏里奥!”

两人一转头,发现班伏里奥和帕里斯已经拆了装置去称重了。

“干嘛?”班伏里奥的声音远远地从实验室另一头传过来。

“我们需要你的预习报告!”

“搁板上!夹书里了!自己找!”

 

“做得真快。”

“…………嗯。”

“东西还挺多。”

“…………”

“思考题要做吗?”

“要。”

“噢。”

 

“下次做实验之前自己写好预习报告,不要到了再抄别人的,知道了吗?”罗密欧和茂丘西奥把预习报告拿给卡普莱老师签字的时候,卡普莱老师语重心长地说。

 

 

 -TBC-

 

 我终于想起来把这个搬到lof来了

 

评论
热度 ( 81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