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法罗朱]十次班伏里奥去找茂丘西奥,八次他在爬提伯尔特的窗户(16-25)

CP:Romeo/Juliet

       Tybalt/Mercutio

       Paris/Benvolio

 

现代大学生AU,很弱智

1-15

 

 

16.

“卧——槽——”又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以班伏里奥牌闹钟叫醒大家开始。

“快点快点快点快起床!!七点五十了!!”

 

班伏里奥没有时间细想今天穿什么衣服了,他随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长风衣外套套在身上。

这是他今天做的第一个错误的决定。

“走路来不及了!骑小蓝车去吧!!”

这是他今天做的第二个错误的决定。

 

茂丘西奥有个毛病,就是骑车的时候特别喜欢唱歌,而且他唱歌的时候不看路。

“世界上的国王,害怕全部——他们养狗,还有狼犬一组——”

大部分人听到茂丘西奥的歌声都会自动自发地给他让路,但是有一个人没有让路。

“哎呀,这不是提伯尔特吗?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听到有个烦人的、熟悉的声音逐渐逼近,等他回头时,茂丘西奥已经把着车把直直地向他撞过来了,并且他看上去丝毫没有刹车的打算。

随着一声巨响,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就都在地上了。噢,他俩之间还有一辆车轮打着转儿的小蓝车。

提伯尔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速度阴沉了下来,但是他的身上压了一辆自行车,自行车上又压了一个茂丘西奥,这让他完全动弹不得,而且茂丘西奥还在对他做鬼脸。

“你他妈的给我滚起来。”提伯尔特听上去快要喷火了。

“我不。”茂丘西奥吐吐舌头。

 

“我的兄弟你怎么了——”罗密欧随后就到了,赶紧停好车要去扶茂丘西奥。

“罗密欧你闪开,闪开!”班伏里奥的声音也由远及近。

班伏里奥的小蓝车也直直地冲了过来,并且也丝毫没有要减速的迹象。

班伏里奥从来不是一个爱用自行车撞人的人,他热爱和平。

他只是刹不住车了而已,因为他绝望地发现他第一个错误决定的衣摆卷进了他第二个错误决定的后车轮里。

跳车吧,衣摆卷在车轮里他跳不开;让开吧,路又被罗密欧和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堵了他也让不开。

班伏里奥此生从未如此绝望过。

然后他眼一闭心一横车把一歪,连人带车摔在了茂丘西奥身上。

“哎哟,你要把茂丘西奥弄死了!”茂丘西奥在班伏里奥身下大声嚷嚷,而茂丘西奥身下的小蓝车身下的提伯尔特看上去已经快死了。

好在罗密欧机智地躲开了,不然提伯尔特现在肯定死了,这样他就没法和朱丽叶交代了。

 

赶着去上课的学生们自动自发地从他们身边绕开,完全没人在这坨人车混杂堆面前停留。

世态炎凉啊。罗密欧心想。

人心冷漠啊。班伏里奥心想。

我像一块夹心饼干里的夹心。我饿了,我还没吃早饭。茂丘西奥心想。

该死的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从老子身上滚下去。提伯尔特心想。

为啥今天RMB一个都没来。在教室里孤零零地坐在(因为掐点到的所以只能坐在)第一排的帕里斯想。

 

罗密欧花了点时间才把班伏里奥的衣摆从自行车轮里弄出来,而在此之前提伯尔特已经成功的把自己从人(和自行车)堆的最下面抽出来了。

“兄弟,我觉得颓废风还蛮适合你耶。”茂丘西奥躺在地上扯着班伏里奥那被车轮卷得破破烂烂的衣摆说,并试图把上面的洞越抠越大。

“求求你,你别说了。”班伏里奥把自己的衣摆从茂丘西奥的毒手里解救回来,帮茂丘西奥把横在他身上的自行车搬开。

提伯尔特正抱着手站在一边等着揍茂丘西奥,于是茂丘西奥压根就不愿意从地上爬起来。

“你给我起来。”提伯尔特伸脚去踢他。

“我不!”茂丘西奥向右一滚,躲开了。提伯尔特还想踢他,茂丘西奥干脆爬到班伏里奥和罗密欧的身后。

“你们俩让开,不然连你俩也一块揍。”提伯尔特上前一步。

“来呀来呀。”班伏里奥的腿间伸出一只泡面头。

“求求你,少说两句不会死的。”班伏里奥绝望地把茂丘西奥的头按回去。

“对啊对啊,大家都冷静一点吧。”罗密欧站出来当和事佬,“茂丘西奥撞你了是茂丘西奥的错,表哥消消气,不要动手,不要动手。”

“谁他妈是你表哥!”提伯尔特看上去更加生气了。

你也少说两句吧,罗密欧。班伏里奥绝望到露出了微笑。

班伏里奥的手机在兜里震了两下。

是帕里斯。

——

[你们快来,今天老师说一会儿下课点名。]

——

“提伯尔特,我先代表茂丘西奥给你道个歉。”班伏里奥把手机塞回裤兜里,转身把茂丘西奥揪起来,按着他的脑袋给提伯尔特低头道歉,“之后你想怎么揍他都行。”

“不!小班伏你不爱我了!”茂丘西奥打断他,开始吱哇乱叫。

“有什么事下课再说吧大家都要上早八是不是迟到会被老师扣平时分的所以我们先走了真的之后随便你怎么揍茂丘西奥我保证一个屁都不放——”班伏里奥一边无视不停抗议的茂丘西奥,一边给罗密欧疯狂使眼色。

罗密欧很快领会到了,和班伏里奥一人一边,架起茂丘西奥,绕开提伯尔特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跑。

 

“你们三个怎么回事?迟到十分钟了,叫什么名字?”

“我们路上骑车跟人撞了,老师。”班伏里奥试图力挽狂澜。

“对,他还摔了。”罗密欧指指满身(都是在地上打滚打出来的)灰土的茂丘西奥,茂丘西奥点点头。

“……算了,快点进去坐好,下次不要迟到。”

“好的老师。”

“谢谢老师。”

 

“所以你们是真的骑车撞到人了?”帕里斯悄悄地问坐过来的班伏里奥。

“是啊,而且撞到的是提伯尔特。”班伏里奥回答他。

“那你们居然还能来活着上课,说明今天提伯尔特心情还不错。”

 

 

17.

提伯尔特其实今天早上没有课,他只是打算去食堂吃个早饭而已。不过他在被茂丘西奥撞之前也确实心情不错。

朱丽叶昨天兴冲冲地发短信问他,是不是今年的十佳歌手快要办了,她想去看决赛。

提伯尔特当然就答应要帮她搞票子了,学生会主席跟他关系不错,今天早上就回消息说给他留了两个位,二排正中的。

但是提伯尔特忘了一件事,历届十佳决赛都是要让前几届的前几名上台做特邀表演嘉宾的。

去年的第一名是RMB组合。

R是罗密欧的R,M是茂丘西奥的M,B是班伏里奥的B。

其实他们仨去年决赛唱世界之王的视频还在学校官网首页挂着,只是一般正常人都不会去看学校官网,所以提伯尔特忘了。

提伯尔特也没有仔细去想想,朱丽叶为什么会想看十佳歌手决赛?朱丽叶当然不会告诉他,不然提伯尔特肯定不会帮她搞票子。虽然她是今年刚进学校跟罗密欧谈了恋爱之后才看的那个视频,可是既然有现场,谁会不想看现场呢?

 

提伯尔特是边走路边给朱丽叶发消息的时候被茂丘西奥撞的,鬼知道茂丘西奥又发了什么神经病,他天天发神经。

提伯尔特看罗密欧和班伏里奥拎着茂丘西奥跑远了才想起来,茂丘西奥今天还边骑车边唱了个什么神经病歌来着?

什么世界之王,欠揍之王还差不多。

……等一下,世界之王?

 

按照提伯尔特的性格来说,他是不会知道历届校园十佳歌手是谁的,他根本不会去关心这个,可是他偏偏就只知道去年的第一名是谁。

因为他去年决赛被拖去当了学生评委,还坐在一排正中。

去年的时候提伯尔特坐在评委席里,用冷漠的表情吓跑音了无数个选手。

茂丘西奥是第一个看到提伯尔特板着个臭脸反而笑得更加开心的人。

——

〖哟,没想到你居然会坐在评委席里。〗

——

上场之前茂丘西奥给提伯尔特发了这么一条消息,提伯尔特没有回他。

提伯尔特当然知道罗密欧和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一起搞的小乐队,他们高中就搞起来的。

没几首能听的。这是提伯尔特的评价。

罗密欧和班伏里奥上场的时候看到评委席里坐了老熟人也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只有茂丘西奥不但笑了,还飞了个吻过来。

提伯尔特身后的观众席里发出一片尖叫,提伯尔特的脸更黑了。

茂丘西奥solo的时候,他甚至直接跳下台来,抱着吉他来到提伯尔特面前,几乎要把吉他怼到提伯尔特的脸上。

提伯尔特当时很想站起来直接往他脸上挥拳头,但看在左右是校领导,前后还各有摄像机的份上,他忍住了。

台上的班伏里奥赶紧跟着茂丘西奥的吉他solo之后弹了一段键盘变奏,这才把茂丘西奥从台下拉了回来,而罗密欧差点把之后的那个高音唱劈。

在唱到“我们做爱我们享受生活”的时候,茂丘西奥连抛了三个媚眼过来。观众席里又是尖叫一片,提伯尔特直接打出了全场最低分。

事实上学生评委的打分并没有多大用处。最后RMB组合以超高的观众票选获得了那一届的第一名,然后茂丘西奥激情跳下台冲着学生评委solo的视频就一直待在学校官网首页了。

 

对,提伯尔特想起来了,世界之王是去年他们获得第一名唱的歌,也就是说他们今年还要登台演出一遍。

朱丽叶很可能是为了这个去的。

提伯尔特登时就后悔了,而且这次二排正中,和一排有区别吗?没有。

可是他又不能放了妹妹的鸽子,提伯尔特气得在心里把茂丘西奥千刀万剐。

 

提伯尔特实在气不过,在蓝宿舍楼下蹲了一天,想等茂丘西奥一回宿舍就把他揍得下不了床。

结果茂丘西奥一上午加一下午都没回宿舍,起码在提伯尔特不得不去上晚课之前没有。班伏里奥和罗密欧倒是在傍晚一起回来了。

“啊,茂丘西奥今晚有课。”班伏里奥这么对提伯尔特说。

提伯尔特觉得他有必要问帕里斯要一份大二的课表。

 

“喂,提伯尔特走了,你好回来了。”看到提伯尔特又在楼下徘徊了几圈终于离开后,站在阳台上的班伏里奥打电话给茂丘西奥说。

 

 

18.

班伏里奥接到要他们重新上台唱世界之王的电话的时候他们寝室正在打竞技场33。

“罗密欧!你去打那个奶妈啊快点控她啊!……谁啊,这会儿打我电话?”

“班班你别管电话了快来救我救我我要死了——”

班伏里奥还是去晚了一步,茂丘西奥被人摁在地上打死了。

“凉了凉了。……喂?不好意思啊手机静音刚没看到。”

“……啊,必须要上的吗?……好的,好的,我跟他们说一下。……行,再联系吧。”

“谁啊,哪个妞?不对,听你语气不像是妞。”茂丘西奥把游戏界面关掉,键盘一推,跑过来凑到班伏里奥边上看他的通话记录。

“还记得咱们去年十佳拿了第一吗?”

“啊,记得啊,咋了?是不是今年十佳又要办了想让哥仨再去蝉联一下?迷倒一下新入学的万千学妹?”

“差不多,他们要让咱仨再上台唱一下。”

“噢。我没问题啊,罗密欧你呢?”

“我也没问题。”

 

 

19.

“哎哟,这是个啥好东西?”班伏里奥的电子琴还没搬来,在排练室无所事事的茂丘西奥东翻西找,从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哨子似的小玩意。那个小玩意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越过罗密欧的头顶落到班伏里奥的手里。

“不知道。”这是班伏里奥仔细端详后得出的结论,“看上去能吹。”

班伏里奥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哪根筋搭错了,把这小玩意放到嘴边一吹——

它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屁声。

“班伏里奥,不要在公共场合放响屁。”茂丘西奥嫌弃地别过脸去。

“我没有,屁声是它发出来的。”

“你放屁。什么乐器能发出屁声的?那它为什么还要叫乐器干嘛不叫屁器?”

“谁放屁?”罗密欧放下手机,捂住鼻子。

“班伏里奥放屁。”茂丘西奥大声地说。

“我没有!”

班伏里奥不服气,把那个小东西又抛回去,精准地砸在茂丘西奥的头顶上(茂丘西奥为此发出一声“哎哟”),掏出手机,开始谷歌“长得像哨子能放出屁声的乐器”。约三十秒后,他把手机怼到罗密欧和茂丘西奥的脸上,上头写着“卡祖笛”,配图和那个小哨子一模一样。

茂丘西奥也半信半疑地吹了一口,也是惊天动地的屁声。

“这个东西好玩!我要把它加到我们这次的表演里。”茂丘西奥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作为编曲兼键盘,我单方面禁止你把它加进来。”班伏里奥把那个罪恶的小东西从茂丘西奥手里抢走,丢回它原来待的柜子里。

“作为主唱我也单方面禁止,我不想让朱丽叶听到我在台上放屁。”

 

班伏里奥和罗密欧成功地劝说了茂丘西奥不要在他们的表演中加入卡祖笛的部分,但是他们阻止不了茂丘西奥去提伯尔特的楼下吹这个。

“提——伯——尔——特——”茂丘西奥站在提伯尔特的阳台下面喊他。

提伯尔特咣的一声关上了阳台门,还拉上了窗帘。

茂丘西奥用“要么让我在提伯尔特楼下吹这个,不然我就在舞台上吹”为理由,逼迫班伏里奥帮他举着扩音器。班伏里奥塞上耳塞,痛苦地把头扭到一边。

尽管笛声一出,大家都纷纷关上阳台门拉上窗帘,可是学校宿舍的隔音差的很,所以全楼人都开始饱受茂丘西奥的卡祖笛声的折磨。罗密欧也塞着耳塞,他负责一个一个地把试图冲出楼阻止茂丘西奥继续制造魔音的人拦截住。冲出红宿舍又没有耳塞的人一个个痛苦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人敢于出楼挑战茂丘西奥的卡祖笛攻击了。

——

帕里斯在宿舍里痛苦地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还在上面压了个枕头,他颤抖着给班伏里奥发短信。

[求求你,茂丘西奥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要帮他做这种事?]

「我也是被逼的。」班伏里奥回复他。

「带我走吧。」

——

帕里斯从班伏里奥的短短四个字中读出了一种浓厚的绝望感,他在被窝里捂住耳朵思考了一下,带走班伏里奥(和他手里的扩音器)就可以阻止一切,一劳永逸。

帕里斯决定站出来拯救学校。

他钻出被窝看了一眼提伯尔特,提伯尔特看上去毛都炸了,紧握着双拳在房间里烦躁地踱来踱去。如果现在有一个停止吹卡祖笛的茂丘西奥站在提伯尔特面前,无疑提伯尔特会揍得茂丘西奥叫得比卡祖笛声还难听。但是帕里斯懒得管茂丘西奥怎么样了,当下的情况还是拯救自己的耳朵比较重要。

帕里斯给自己的耳朵里塞了两团餐巾纸,视死如归地出了寝室门。

帕里斯旋风般的冲出了宿舍大门,他头一回觉得腿长跑得快真好,罗密欧没能拦住他,他冲到班伏里奥身边,拦腰抄起人就跑。

班伏里奥被帕里斯扛在肩上,还不忘紧紧地攥着那罪恶的扩音器,装模作样地发出“啊啊啊啊”的叫声。

茂丘西奥眼看着他的扩音器被人扛走,真情实感地发出“咦咦咦咦”的惊叹声。

而罗密欧?罗密欧就是罗密欧啊。他如释重负般地摘下耳塞,好在他的心里还有一点儿兄弟情谊,迅速地在提伯尔特下楼来打人之前扛起茂丘西奥也逃之夭夭了。

 

 

20.

之后三天茂丘西奥都被罗密欧和班伏里奥轮流值班,严密地看守在寝室里,一步也不许他离开寝室楼,怕他一出门就被提伯尔特打死。

 

 

21.

第四天白天茂丘西奥趁着罗密欧和班伏里奥一个不注意,从阳台上跳下去了。

他们仨的寝室在一楼。

 

傍晚茂丘西奥奇迹般地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地回来了。

罗密欧和班伏里奥把这归结为他运气好,出门没有碰到提伯尔特,但茂丘西奥只是笑而不语。

 

 

22.

卡祖笛事件后的第五天是十佳歌手决赛。

谢天谢地茂丘西奥还是打消了在歌曲中加入卡祖笛演奏的想法。

 

班伏里奥上台时看到观众席第二排正中坐着提伯尔特,吓得差点被电线绊摔。茂丘西奥也看到了提伯尔特,他朝那里飞了个吻。班伏里奥真实地摔了,但是他又迅速地爬了起来,假装无事发生过。

罗密欧看到提伯尔特旁边坐着朱丽叶,紧张得差点被话筒架绊摔。朱丽叶用口型对他喊“罗密欧加油”,罗密欧也朝那比了个心。站在电子琴后的班伏里奥目睹了这一切。

都是狗!班伏里奥愤恨地想。

 

谈了恋爱的罗密欧高音唱得比去年的还要好,就是他唱得不像是世界之王,像是恋爱之王,他全程盯着朱丽叶唱。

班伏里奥在心里疯狂吐槽,罗密欧你也不想想你这唱的可都是茂丘西奥写的破词。班伏里奥瞟瞟台下的卡普莱兄妹,朱丽叶也正一脸痴迷地望着罗密欧,而提伯尔特却像是没有注意到罗密欧对朱丽叶唱的歌词有多么糟糕一般,面无表情——不,也许他注意到了,因为他正盯着茂丘西奥看呢。

 

茂丘西奥依旧在中间伴奏的时候跳下台子,第一排的学生评委自觉让开,好让茂丘西奥把吉他怼到提伯尔特的脸前弹solo。要不是有第一排的座椅挡着,所有人(起码包括班伏里奥和朱丽叶)都以为他要凑上去亲提伯尔特了。

下一秒茂丘西奥还真就这么做了,他真的亲了提伯尔特。

而且提伯尔特还没把他推开。

果然啊!我的哥哥也恋爱了!朱丽叶快乐地想。

果然啊!他早就应该猜到茂丘西奥为什么这么热衷于缠着提伯尔特了!班伏里奥愤怒地想,现在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条单身狗了!

果然啊!坐在山顶的帕里斯举着望远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兴奋地想。

 

班伏里奥很痛苦,他的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离他而去,独留他一人品尝这世间疾苦。他感受到命运的不公,他想要质问命运,凭什么这么对他?凭什么他的兄弟们一个个都先他而去,投向了爱情的怀抱!

班伏里奥不想弹世界之王了,他想弹杀人交响曲。

 

好在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并没有亲很久,只是碰了一下,大部分只是来凑热闹的吃瓜群众甚至不知道前排发生了什么。茂丘西奥蹦回台子上,快乐地像只鸟。

班伏里奥带着怨,罗密欧带着爱,茂丘西奥带着快乐,三个人唱完了曲风已经彻底走向支离破碎的世界之王,与此同时支离破碎的还有班伏里奥与他另两个兄弟的友谊。

 

他们在台上手拉手鞠躬,台下掌声雷动。

 

 

23.

班伏里奥一下台就甩开了茂丘西奥的手,一进后台他就把茂丘西奥推到墙边逼问他和提伯尔特是怎么回事。

“班班你没谈过恋爱还没见过别人谈恋爱吗?”茂丘西奥反问。

“我没法想象你和提伯尔特谈恋爱!”班伏里奥感觉自己的三观正在迅速崩塌,毕竟他可是见证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打了整整三年架的人之一,另一个见证人现在正在和提伯尔特的妹妹发短信。

“我那天找他说他天天见到我就揍我是不是暗恋我。”

“我觉得提伯尔特听了这话一定先揍了你一拳。”班伏里奥插话。

“对——你怎么知道的?不过我躲开了。然后我就亲他了,然后他没躲,我们亲着亲着就把对方衣服扒了……”

班伏里奥及时地捂住了茂丘西奥的嘴巴,他不想听后面的细节了。

“唔唔唔,”茂丘西奥扒掉班伏里奥的手,“提伯尔特的活真的很好!”他大声地说。

班伏里奥蹲下来痛苦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他为什么要知道提伯尔特活很好这种事啊?

 

晚上茂丘西奥又没回宿舍,罗密欧正在安稳地睡着,而班伏里奥翻来翻去睡不着。他今天获得了太多他不该获得的信息量了,比如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在一起了,比如提伯尔特活很好。

他突然很想找提伯尔特的室友诉诉苦。

——

「你知不知道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在一起了?」不好,消息刚发出去班伏里奥就感觉这语气怎么这么像聊八卦的高中女生。

[知道啊,怎么了?]对方不知道为什么也大半夜没睡,消息回得很快。

[顺便茂丘西奥现在就在提伯尔特那。]

[我在外面,没在寝室,要出来吃夜宵吗?我请你吃小龙虾。]

「好。」

——

对方连发三条消息过来,甚至还邀请自己出去吃罪恶的夜宵,班伏里奥思来想去,反正也睡不着,正好还可以拿两瓶啤酒聊聊天,便起床随意地套了件卫衣裤衩出了门。

 

 

24.

在西门口的露天夜市一条街,班伏里奥一眼就找到了帕里斯,白卫衣白裤子,而且还高,一个人坐了一桌,在茫茫夜宵群众中显眼得很。

而且他周围桌坐的全是女生,想也知道是因为帕里斯长得太帅。

班伏里奥快步走过去,跟帕里斯打了个招呼,拉开他对面的塑料凳子坐下,就听见周围女生群中发出一阵小小的骚动。

 

“所以茂……那个小疯子真的和你室友在一起了?”班伏里奥边剥龙虾边问,他本想直呼那两位当事人的名字,但想想这两个人在女生中人气也不小,怕被隔壁桌的姑娘们听了去,才改了称呼放小了音量凑过去问帕里斯。

“嗯。”帕里斯也剥好了一只小龙虾,咽下去之后才继续说,“而且据我所知很早就……呃,搞不清楚了?”

“很早?有多早?”班伏里奥嚼着嘴里的剥着手上的,不解地抬头看着帕里斯。

他发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了解自己认识了这么久的朋友,比如他都不知道他跟提伯尔特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什么时候开始的。

“提……啊,猫王子说是高中就。”帕里斯也立马改口。

“我草。”班伏里奥惊得把手头的小龙虾掉在了身上。他一下子拔高的音量也引得周围的女生们纷纷侧目。

班伏里奥忙乱地扯了几张餐巾纸试图擦掉小龙虾留在衣服上的污渍,当然擦不干净。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帕里斯,同样惊异提伯尔特居然会对自己的室友说这么多吗?

“高中就做过是我问他的,他承认了的。”帕里斯补充。

“圣芳济啊。”不信教的班伏里奥开始在胸口划十字,“我是谁我在哪我一定是在做梦。”

结果班伏里奥忘了问帕里斯他怎么还会问人家睡没睡这种问题。

 

后来班伏里奥给自己灌了整整三大瓶啤酒,边灌边哭着嚎:“我该咋对罗密欧说,我们的发小跟死对头早就搞在了一起。”

帕里斯不但最后要掏钱结账,还要把喝得烂醉的班伏里奥带走。

 

帕里斯站在班伏里奥的宿舍楼门口,班伏里奥像一滩泥一样地挂在他身上,还把眼泪口水鼻涕往他的白色卫衣上蹭,帕里斯倒是对此没什么脾气,他耐心地伸手去掏对方的裤兜找门禁卡,却怎么也没找到。他的门禁卡又不能用来开蓝宿舍的大门。

帕里斯把快要滑下去的班伏里奥提溜起来,拍拍他的脸问他:“班伏里奥?你的门禁卡放哪个兜里了?”

“呃……唔……”不清醒的班伏里奥发出一些迷迷糊糊的声音,但好歹他还是听懂了帕里斯的问题,伸手往自己的屁股兜一摸,摸出一个物件塞到帕里斯手上。

那是一张门禁卡,但是它是弯的。

可能是班伏里奥在确认了那个惊爆的事实之后站起来又坐下时坐弯的。

“……”帕里斯拿着那张弯得不行的门禁卡陷入沉默,而班伏里奥正埋在他肩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哼哼。

然后他试图用那张卡刷了刷,门果然没有开。

帕里斯扶着班伏里奥丧气地坐在他们宿舍门口的台阶上,想着接下来的半个夜晚怎么办,毕竟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可能还在自己宿舍里,他不可能再把班伏里奥带回去,他又没有罗密欧的联系方式,班伏里奥的手机有锁屏密码他打不开。

帕里斯感到惆怅,在外面坐一晚上会受凉的。

 

最后帕里斯背着巨大人形挂件去学校外面开了房。

不要误会,老实的帕里斯什么都没有做。

 

 

25.

所幸第二天是周六,班伏里奥睡到十二点才醒,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宾馆,心道一声不妙。班伏里奥想要起身,宿醉的头痛却又把他按回床上。然后他看到了站在床角的帕里斯,对方没穿衣服,自己也没穿衣服,更不妙了。

“那个……我昨晚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我记不大清了……抱歉。”班伏里奥一边颤颤巍巍地开口询问,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帕里斯,后者身上没什么痕迹,不像是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班伏里奥用茂丘西奥的节操起誓,他比他自己的校园卡还直,绝对不会丧心病狂到喝醉酒就乱睡男人的。尽管这个男人很好看,好看到班伏里奥在打量他的身体时,联想到他的脸,没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他决定把接下来身体起的微妙反应归咎到男人早上总会有的那么点烦恼上去。

“没有。”对方的回答最终还是让班伏里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你醉得太厉害,所以我把我们俩的衣服都洗了。”

“噢……”难怪都没穿衣服。

“顺便,你的门禁卡坏了。”帕里斯指指床头柜,班伏里奥的校园卡正安静地躺在上面,弯成一个C字。

“…………它发生了什么。”班伏里奥又多了一个他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我也不知道。我昨晚想把你送回寝室的,结果它掏出来就是这样了,所以只能把你带来这了。”面对认真解释的帕里斯,班伏里奥感到一丝愧疚,还有万分丢脸。老脸没了,没资格做人了,班伏里奥想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班伏里奥的手机响了,是茂丘西奥发来的信息。

——

〖我的好班伏里奥,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你想先听哪一个?〗

「……你都说了吧。」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

班伏里奥紧张地点开茂丘西奥发给他的第一个网页链接。

大标题跳了出来:“姑娘们,散了吧,你们的校草是基佬。”

班伏里奥往下划拉划拉,在讨论串里发现了昨晚他跟帕里斯一起吃小龙虾的照片,还有上次卡祖笛事件时不知道谁抓拍的帕里斯抄起他就跑的那个瞬间。

班伏里奥把手机往床上一丢,痛苦地捂住了脸。“我完了……”幽幽的一句话从他的指缝里飘出来,“拍照技术这么好怎么不去当摄影师……”

帕里斯见他反应奇怪,好奇地凑过来想要询问,他还没捡起班伏里奥的手机,就被后者一声哀嚎抢回手机迅速关闭了网页,然后他点开了第二个。

 

“猫王子和小疯子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猫王子和小疯子,是昨晚他和帕里斯交流八卦时给他们俩起的代称。

 

班伏里奥和帕里斯头凑在一起看完了整个讨论串,看到一半时他的手机没电黑屏了,帕里斯便用他自己的手机打开校园论坛和他一起看完了剩下的。

他肯定看到了热度更高飘在最上面的前一个讨论串的标题了,班伏里奥感到更加痛苦。

其中八成她们所称的“实锤”都是昨天他和帕里斯的聊天内容,还有两成是两届十佳歌手的视频截图。

女孩子真可怕,这是班伏里奥活到二十当头头一回得出的想法。

 

“我们怎么办?”

班伏里奥和帕里斯面面相觑。

“茂丘西奥知道了就代表提伯尔特知道了,他会杀了我们的。”

帕里斯点点头。

“所以你这阵子别回寝室了。”班伏里奥在努力想办法让两个人都活下去,“我让茂丘西奥哪个下午把提伯尔特引出去,你就趁那会儿收拾东西逃命吧。”

“那你呢?”

“我得先回寝室拿我的充电器。”班伏里奥下床,去洗手间摸了摸帕里斯洗好了挂了一晚上的卫衣,还没有干透,但也只能穿上了。

“可你的门禁卡坏了……”

“……操。”班伏里奥已经忘了这一茬了。“那你让茂丘西奥告诉罗密欧十分钟后出来帮我开门。”

“好。”

 

班伏里奥打开宾馆房间的门,踏上回宿舍的路。

 


-TBC-


我大概争取在40以前完结掉……


评论 ( 6 )
热度 ( 101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