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lof用于囤文和记录,屁话都发在微博。

[法罗朱]四季恋歌/冬

冬天

Lovers of Verone

维罗纳的冬天到来了。

帕里斯和班伏里奥窝在车里,暖气开得足足地。

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的航班好像延误了,到了该到的时间,他们俩还没有出现。

 

班伏里奥裹着小毯子正在看帕里斯写的新书,天色正在渐渐暗下来,外面飘了点雪,帕里斯抬手替他打开车顶灯。“别看书了,光线不好容易近视。”他说。

“我哪跟你一样,我才不近视。”班伏里奥又翻了一页,把最后一段读完,合上了书。“但我觉得近视也挺好的,这样我看你的时候可以凑得更近些。”班伏里奥把书放到一边,伸手摘掉帕里斯的眼镜,凑过去亲吻他的嘴唇。

然后帕里斯把这个亲吻变得缠绵又长久,直到他们俩被人敲了车窗。

茂丘西奥正趴在他们的车窗上对他们挤眉弄眼。

“我的好兄弟,我的好侄子,你们要不要这样。”茂丘西奥没好气地对着匆忙分开并且摇下车窗的两个人说。他甚至能看到这两个人的脸都肉眼可见地红了红。

他的老天鹅!茂丘西奥感到不可思议极了!他们居然脸红!

茂丘西奥把车门拉开,把被突然灌进来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的班伏里奥从副驾上拉出来,把站在一边假装看风景的提伯尔特塞了进去。“我要跟我的好兄弟去后面叙旧。”茂丘西奥说着,在关上车门之前扯过提伯尔特的围巾也亲了他一口,他甚至故意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在结束一个吻之后,在提伯尔特抬手打他之前,茂丘西奥迅速地关了车门,拉着班伏里奥钻进后座。

“我的老天!你们居然还没有结婚!甚至都没有求婚!”茂丘西奥拽着班伏里奥光秃秃没戴任何戒指的手发出噪音,“你俩怎么回事。停车,给我停车。”茂丘西奥踹了一脚帕里斯的座位,后者只得把车停到路边。

车一停稳,茂丘西奥就拽着班伏里奥下车跑了,帕里斯想下车去追,提伯尔特却把他拦住。

“他没穿外套……”帕里斯自知拗不过提伯尔特的力气。

“让茂丘西奥给他买一件。”

五分钟后帕里斯收到了茂丘西奥的消息:“我得跟我的Benny谈谈你们的感情问题,你跟猫王子先回去。”

“你别让他在外面冻着了,他怕冷。”帕里斯小心翼翼地回消息。

“我当然知道了!”

等到帕里斯把提伯尔特载回郊区的房子,刚刚还在拦着他不让他下车去追人的提伯尔特就变成需要他拦着才不去揍罗密欧了——因为听说朱丽叶怀了孕,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才特地从美国飞回来一趟,他竟然看到罗密欧让朱丽叶在厨房忙活!

“表哥!”朱丽叶放下盘子,欣喜地过来拉好久不见的表哥的手,“别怪罪罗密欧啦,是我自己要求下厨的。”她急急地为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罗密欧辩解,“罗密欧做饭太难吃了,吃他做的饭会出人命的,我们都想活。”朱丽叶眨眨眼睛,“况且他也有好好帮忙呀。”

提伯尔特还算是听得进朱丽叶的劝,只是狠狠地瞪了罗密欧一眼,把罗密欧瞪得缩进了厨房里。

“对了,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呢?你们俩不是一起出去接人的吗,怎么只有你跟表哥回来了?”朱丽叶探头看看提伯尔特和帕里斯身后,转头问帕里斯。

“茂丘西奥去处理他们俩的感情问题了。”提伯尔特替帕里斯作了回答。

“啊?据我所知他们俩没有什么感情问题呀?你俩难道回来的路上吵架了?”

“他俩吵架的可能性比我俩吵架的可能性还要小。”罗密欧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我的好班伏里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还没有结婚?”

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站在路边,茂丘西奥正在热切地询问他的人生大事,可怜的班伏里奥还裹着从帕里斯车上带下来的小毯子瑟瑟发抖,他现在觉得茂丘西奥简直变成了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

没什么毛病,从辈份上来算,茂丘西奥本来就是帕里斯的小叔叔。

班伏里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尽管他跟帕里斯已经在一起两年了,却谁都没提过这个字眼。他心虚地眼神四处漂移,最后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哎,好吧好吧,不能让你冻着。”茂丘西奥把班伏里奥拉进商场里,给他买了件厚外套,又拉进餐厅一人点了一杯咖啡。

“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了吧?”

话讲到后面就变成了茂丘西奥单方面叙述他和提伯尔特的交往过程。从他初中结束的那个暑假认识提伯尔特,到大学结束的那个暑假他俩一前一后都飞了美国,再到后面发现他俩就是有那么点喜欢对方,到最后某天早上茂丘西奥睁眼看到提伯尔特眼角的眼屎,他一拍提伯尔特的大腿说,“我们结婚吧”,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说着茂丘西奥把手上的戒指在班伏里奥面前晃了晃。

“结婚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所以各给对方打一个属于彼此的烙印。你在担忧什么?”茂丘西奥看着班伏里奥的眼睛说。

班伏里奥低下头看着还在冒着氤氲热气的咖啡,心说我也不知道。

“大不了过不下去了就结了再离呗,我跟他都是这么想的。”茂丘西奥撇撇嘴,看到手机屏幕亮起了一条新消息,提伯尔特说朱丽叶饭菜已经做好了,问他们什么时候搞定回来。

“走吧,差不多该回去了。我还没吃过朱丽叶做的饭菜!你快告诉我好不好吃?”茂丘西奥起身去拉班伏里奥,发现后者还在神游没有理他。

“我真是劳苦命!好不容易回趟国还要操心你们的感情事!”茂丘西奥故意凑到班伏里奥耳边大声地说。

餐桌上茂丘西奥非常刻意地大秀特秀自己的结婚戒指,并且强迫罗密欧与他进行比较。

餐桌另一头的卡普莱兄妹一个面色和煦一个面色不善,提伯尔特看上去就像要直接拿叉子把茂丘西奥乱挥的手钉在桌上一般。

茂丘西奥玩够了自己的还有罗密欧的戒指,转头开始问朱丽叶她跟罗密欧的小孩——朱丽叶是和罗密欧度完蜜月回来就发现自己怀了,去医院确认了已经有三个月后,她兴奋地打电话给了提伯尔特(那会儿正是美国凌晨四点,茂丘西奥爆料接完电话后提伯尔特就再也没有睡着),而罗密欧则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班伏里奥,把正在睡懒觉的后者也惊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他跟提伯尔特同样道出了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等小孩出生他该叫我什么?”茂丘西奥好奇地盯着朱丽叶还不显怀的肚子。

“舅舅。”提伯尔特回答他。

“他该叫我叔叔。”班伏里奥凑过来插话。

“你也该叫我叔叔。”茂丘西奥不要脸皮。

“操你大爷。”

“我没有大爷,只有一个大侄子,您请便。”

茂丘西奥一箭双雕,班伏里奥败下阵来,帕里斯无辜中箭。

“我就是死了,把我钉在棺材里,我也绝不会叫你叔叔的。”班伏里奥试图重振旗鼓。

“大侄子,”茂丘西奥转头叫唤帕里斯,“我家Benny说他死都不愿意嫁给你。”

“我没有!”

“他说他同意嫁给你了。来,叫我叔叔。”

“……”班伏里奥一败涂地。

一边的提伯尔特已经开始跟朱丽叶讨论怎么给自己的未来外甥或者外甥女起名字了,罗密欧也加入在他们的育婴讨论组中,完全没人在管茂丘西奥的。

这顿闹哄哄的晚饭终于吃完,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说他们自己溜达回酒店,帕里斯和班伏里奥开车把罗密欧和朱丽叶送回他们自己家,全程罗密欧都紧紧抓着朱丽叶的手,一个劲地让帕里斯开慢点。

回程的某个红灯的时候,他们俩正巧看到了走在路上的茂丘西奥和提伯尔特,前者抓了一把雪塞进后者的领子里,被后者一把抓住按在了怀里。

 

“再兜两圈?”

“再在外面逛逛?”

在离家还有一个拐角的地方,两个人同时开口问对方,然后又因为默契同时笑了起来。

车子掉了个头,重新往市中心开去。

 

帕里斯把车开到班伏里奥的公寓楼下停好,然后他们就在飘着雪的冬夜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

班伏里奥没带围巾,帕里斯就把他自己的大格子围巾解下来围给他,班伏里奥没戴手套,帕里斯就抓住他的手揣进自己兜里。

班伏里奥在帕里斯的大衣兜里摸到了一个小方盒子。

 

 

罗密欧和朱丽叶此时正在暖气开得暖烘烘的家里查阅“准爸爸准妈妈需要做的事”。

 

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此时正在不知道哪条路边把雪球往对方的衣服里塞。

 

班伏里奥此时正在对单膝跪在他面前的帕里斯说:

“我当然愿意。”

 

 

 

END

 

四季恋歌一套终于全部结束啦!

罗朱的

提球的 

帕班的

评论 ( 1 )
热度 ( 72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