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法罗朱/Paris中心]蓝色标本蝴蝶

现代AU,含帕班

死神出没注意

 

 

帕里斯爱上了死神。

他坚持认为自己看得到死神。他看得到轻飘飘的白色身影从街道上一跃而过,她给予谁亲吻,谁就被她带走生命,成为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他把一片秋叶丢进烧着氢氧化钠的锅里。

他看到窗边抹过一道白影。

 

 

帕里斯站在自己的实验室窗边,阳光透过半开的百叶窗在他脸上投下阴影,楼下卡普莱帮和蒙太古帮的小混混们又在街头斗殴。

他抬头,看到死神坐在对面的矮楼屋顶,翘着腿也在看小混混打架。

然后死神追着一只深蓝色的蝴蝶去了,这次的聚众斗殴没有人受伤。

 

 

帕里斯回头看了一眼放在实验台上的罐子,里面一只蓝色的蝴蝶正在扑腾。

对了,那只蝴蝶是深蓝色的。

 

 

今天卡普莱家的表少爷和艾斯卡勒斯家的小二世祖也掺合进了斗殴里,提伯尔特骂着茂丘西奥是罗密欧的狗,茂丘西奥笑着反嘲他是不敢爱的懦夫。

死神依旧在屋顶上抱着膝盖看着他们,她偶尔也会转过视线来,歪着头,看着躲在百叶窗后的帕里斯。但帕里斯知道死神不是在看他,而是透过他,看着他背后那堵白墙正中挂着的、他新做的蝴蝶标本。

 

红色的身影和紫色的身影缠斗在一起,直到另两道浅蓝色的和深蓝色的身影赶到将他们分开。

死神从四楼屋顶上跳下来,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她在四人之间脚步轻盈地绕了个“8”字,除了帕里斯没有人看见她,四个人依旧剑拔弩张地对峙着。她挥了挥袖子,茂丘西奥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飞了提伯尔特一脸,于是提伯尔特的刀没进茂丘西奥的腰腹,暗红色从他紫色的衬衣上洇了开来。

死神在茂丘西奥身边转了两圈,然后她又瞥见了一旁的蓝色蝴蝶,她追逐蝴蝶去了,没有亲吻茂丘西奥。

 

 

帕里斯走近药品柜,用注射器取了一些三氯甲烷,打进装蝴蝶的罐子里。

蝴蝶扑腾了几下翅膀,最后落到了玻璃瓶的瓶底。

 

 

姓艾斯卡勒斯的人在晚上闪进同样贴着艾斯卡勒斯姓名标签的病房,死神正坐在窗台上支着头看着他笑,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来,白色的月光落到窗前的地上。

暗红色在纯白的床单上蔓延开,床上人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

 

死神走过去亲吻了他,然后又坐回窗台上,向后仰倒一翻——像一缕白烟一样消散在夜空里。

月光照耀着的病房地面上,刻着提伯尔特姓名的匕首被丢下。

 

 

晚上的实验室没有开灯,死了的蝴蝶安静地躺在软化箱里,翅膀还闪着微弱的蓝色的光。

 

 

提伯尔特在亡命途中逃进了一片漆黑的实验楼里,他的小刀还没来得及割开身后来人的喉咙就被格挡开。后者拾起小刀,用装了消音器的枪抵在提伯尔特的脑门上。

“跟我来。”枪口转为抵住他的后脑勺,偷袭提伯尔特的人甚至钳制住了他的双手,一红一白的身影一前一后走在楼道里。

死神在楼顶等着他们,她坐在楼梯扶手上,等到来人走到她面前才去打开通往天台的铁门。

 

提伯尔特坠下楼去之前,死神拉住他,亲吻了他,然后松手,任由提伯尔特坠落,自己也同样消散在夜空里。

死去的提伯尔特手里被塞了一片浅蓝色的布料。

 

 

帕里斯把蝴蝶从软化箱里取出来,用昆虫针钉在白色的展翅板上。

 

 

朱丽叶恸哭着来抢他手里罗密欧的通缉令,被他用提伯尔特的小刀逼了回去。

“罗密欧,罗密欧不会做这种事——!”朱丽叶跪在地上掩面哭泣,金色的头发一抖一抖,“他一定是被诬陷了,被谁诬陷——”

死神绕着朱丽叶走来走去,不时蹲下来看着她抖个不停的肩膀,或者撩起她的一缕金发在唇边亲吻。

“喝了它。”他把一个药瓶丢到朱丽叶面前,朱丽叶拾起来,茫然地抬头看着他。

“毒药。喝了它,我就销毁这张通缉令,以及和罗密欧一切有关的证据。”

他满意地看着朱丽叶拔开瓶塞一饮而尽,在她瞪大眼睛捂住喉咙倒地之前,在她面前把印有罗密欧照片和名字的纸撕成碎片。

 

死神仔细地擦干净朱丽叶唇边残留的毒药,才小心翼翼地吻上去。

 

 

帕里斯小心翼翼地用硫酸纸压住蝴蝶的翅膀,把它展平,铺在展翅板上。随后他用镊子轻轻钳着翅根,把翅膀拉成飞翔的姿态。

已死的蝴蝶的触角随着他手的动作带起的微风,在展翅板中间凹槽的空隙中一颤一颤。

 

 

他在墓园见到罗密欧的时候后者正蹲坐在茂丘西奥的墓前,他扫了一眼墓碑上和他一样的姓氏,又毫不在意地移开视线。他蹲下来,凑到罗密欧的跟前。

“朱丽叶死了。”

罗密欧没理他,捡着墓碑边上的石子往远处丢。

“朱丽叶死了。”死神从背后环抱着罗密欧,将死亡的气息吹到他的耳朵里。

罗密欧动了动,捡石子的手僵在半空中。“我知道,班伏里奥早上来告诉我了。”

 

死神与额角流着血的罗密欧亲吻时,一只蓝色蝴蝶的翅膀一角从视线角落一闪而过。

墓碑上也流着红色的血。

 

 

帕里斯把蝴蝶的触角也拉直,钉进硫酸纸和展翅板之间,然后分别在蝴蝶的头和尾也各插了一根昆虫针固定住。

他把半成品蝴蝶标本放进干燥箱里,锁上了干燥箱的柜门。

 

 

死神在追逐班伏里奥。

帕里斯站在白色高塔的阳台上,死神白色的衣角和班伏里奥深蓝色的衣摆缠绕在夜幕里。

死神抱住班伏里奥,亲了亲他的额头。

 

 

他把干燥好了的蝴蝶标本拿出来,取走钉在上面的硫酸纸和昆虫针。

蓝色的蝴蝶翅膀上的磷粉几乎没有被他弄掉,闪着光,栩栩如生。

他把蝴蝶放进标本盒里,仔细地写好标签贴在右下角,把标本挂在了白墙的正中间。

 

 

死神没有杀死班伏里奥,因为班伏里奥曾向死神献过花。

 

 

帕里斯突然觉得这个蝴蝶的颜色还不够蓝,他要去找一只新的蝴蝶。

 

 

 

-end-

 

 这篇我怎么没发到lof来吗……


评论
热度 ( 24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