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法罗朱/提球提无差]四季恋歌/夏


夏天

Tybalt&Mercutio

 

茂丘西奥在三年前的夏天就认识提伯尔特了。

 

茂丘西奥的母亲又一次因为工作变动需要搬家,把茂丘西奥整个打包丢到维罗纳城另一头的舅舅家去过暑假。

茂丘西奥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舅舅家楼下按门铃,可是没有人回应。打电话给母亲她也不接,打电话给舅舅结果关机。茂丘西奥在大太阳底下等了半个小时,等来了骑着自行车回来的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告诉他隔壁的艾斯卡勒斯叔叔出差去了,这两天都没有人。

“那你可以收留收留我吗,我妈妈把我抛弃了所以我来投靠我舅舅的。”茂丘西奥可怜巴巴地看着提伯尔特。

“……行吧。”提伯尔特把车停好,掏出钥匙开了门,还帮茂丘西奥一起把行李搬进屋里。

“你可真是个好人!我叫茂丘西奥,你叫什么?”

“提伯尔特。”

 

傍晚茂丘西奥就知道了原来每天中午和傍晚提伯尔特都要骑车去接送他还在念初中的小妹妹上补习班。

“我房间里有游戏机,你可以玩。”提伯尔特出门前对他说,“但是不要进我姑姑姑父的房间,还有我妹妹的房间。”

“好的好的。”茂丘西奥笑嘻嘻地回应。

也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可怜人。茂丘西奥在提伯尔特关上门后想。

 

提伯尔特出门没多久,他们家请的钟点工保姆就用钥匙开了门,来给他们家烧晚饭。茂丘西奥探头一张望,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称呼这个陌生大妈,保姆一看到沙发上窝着个不认识的小子,就当是小偷,拿了扫把就要打茂丘西奥。

“别,别——”茂丘西奥伸手制止,“我是,嗯,我是提伯尔特的朋友,我放假来找他玩的,提伯尔特去接他妹妹了不是吗?”

保姆听了茂丘西奥报出提伯尔特的名字,就信了茂丘西奥的话,点了点头,转身放下扫把去做饭了。

“啊哟,我在他们家做了十几年保姆了,提伯尔特从来没有把朋友带回家过。”保姆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混着水流冲洗菜叶的声音,“他也不出去玩,像是没有朋友的样子。哎呀,这孩子话也少,他妹妹我是从出生就看到长大的,但这孩子不是。被领进门之后就很少说话,想想也是,毕竟跟姑姑姑父,亲得到哪里去?”

“嗯——嗯。”茂丘西奥抱了个靠垫,窝在沙发里含含糊糊地应声。哪有人会跟一个刚见面的人就把另一个人的底子都掏出来讲的?茂丘西奥奇怪地想。

保姆在厨房里切起了菜,菜刀哒哒哒撞击砧板的声音响得很。“提伯尔特跟你说过他家的事情没有?”保姆提了问题,却没给茂丘西奥回答的停顿,又自顾自地说下去,“总归讲过了,毕竟你是他朋友嘛,跟朋友总要讲的。小孩总还是要和同龄人多玩玩,谁没几个朋友呢,是不是?”

茂丘西奥张了张口,但是想不到该说什么,干脆又闭嘴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提伯尔特和朱丽叶一前一后地进门了。

“啊呀,提伯尔特和小朱丽叶回来啦?”保姆从料理台后探出头张望。

“我们今晚吃什么呀?”朱丽叶甩掉书包飞快地奔进厨房里。

提伯尔特朝客厅里望了一眼,茂丘西奥正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里的动物世界。

“你没告诉我你们家的wifi密码。”茂丘西奥头也没回地说。

 

晚些时候卡普莱夫妇也回家了,茂丘西奥抢在提伯尔特开口之前介绍了自己,卡普莱太太同意他在他们家住到隔壁的艾斯卡勒斯先生出差回来为止。然后他们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你家保姆的手艺还不错。”茂丘西奥回到(提伯尔特的)房间后对提伯尔特说。

“哇噻,你这游戏还不少,你姑姑还是很宠你的。”茂丘西奥对着提伯尔特书柜上排列的游戏机和游戏卡盒评价道,他拿起一个根本没拆封过的盒子仔细打量,“可是只有一个人,有再多游戏也没意思,我知道的。朱丽叶肯定不跟你一起打游戏,对吧?”

提伯尔特没说话。

“嘿,老哥,别这么死气沉沉的。”茂丘西奥放下游戏盒,拍了拍提伯尔特的肩膀,“来吧,让哥陪你玩几盘?”

 

晚上卡普莱太太给他们房间送来了打地铺用的被子,看到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正打游戏打得开心她小小地吃惊了一下,毕竟她自从她的哥哥嫂子出事之后就很少看到这个侄子这么开心了。

“你们要吃点西瓜吗?”卡普莱太太把被褥放在地上。

“好呀,谢谢阿姨。”茂丘西奥回过头来甜甜地道谢。

“您不用忙活,被子我们一会儿自己铺就行。”提伯尔特也回过头来。

“行,要是热就开空调。”卡普莱太太又出去了,轻轻地带上了门。

 

“嘿,抱歉哈,刚来就占了你的床。”茂丘西奥趴在提伯尔特的床上,对着睡在地上的提伯尔特笑嘻嘻。

“没事,睡觉吧。”提伯尔特把被子盖过下巴,翻了个身。

“嗯嗯,晚安。”

“……晚安。”

 

三天后艾斯卡勒斯先生回来了,大人们一边在门口寒暄,茂丘西奥一边在房间里收拾自己的包袱。

“其实我不喜欢住在舅舅家,很没意思。”茂丘西奥把自己穿过的睡衣团成一团塞进包里。

“……”提伯尔特正在帮他收拾他的平板电脑和乱七八糟的充电线。

“我还能来找你玩吗?”茂丘西奥接过提伯尔特递给他的理好了的充电线,塞进包里,拉上拉链。

“……可以。”提伯尔特把他自己的游戏机手柄收回书柜里。

“那明天见!”茂丘西奥拎上大包小包出了房间门。客厅里传来他的声音:“舅舅,我收拾好啦!”

卡普莱太太在客厅招呼提伯尔特和朱丽叶出来送送人家,于是提伯尔特也出去了。

“拜拜!”茂丘西奥在门口向他招手。

“嗯……再见。”提伯尔特回应到。

 

茂丘西奥第二天又来了。

第三天也来。

第四天,第五天。

茂丘西奥每天都在提伯尔特送完朱丽叶之后来敲他家的门,找他一起打游戏。

“今天玩啥呢?”茂丘西奥在提伯尔特的书柜里翻翻找找。

“你就那么不喜欢待自己家里?”提伯尔特看着他。

“那又不是我自己家。”茂丘西奥抽出一盒格斗游戏,玩过了,放回去。

“……”

“我不喜欢待在别人家一个人发霉,顺带一提我也不喜欢待在自己家一个人发霉。……咦!这个没玩过!”茂丘西奥兴致勃勃地抽出一盒新碟。

 

第十六天。

“你别来了行不行,我家游戏已经被你打了个遍了。”

“噢,我料到了。”茂丘西奥扬扬自己手里的塑料袋,“所以我今天出门去借了新的来!!”

“……”

 

第二十八天。

“你明天别来了,我要写作业了。”

“这才放假一个月你就要开始写作业了?!”茂丘西奥尖叫起来,提伯尔特把茂丘西奥从床上赶了下去,免得他手里正在融化的棒冰滴到床单上。

 

第二十九天。

“我不是叫你别……”提伯尔特企图关门。

“今天不打游戏,让你写作业,让你写作业。”茂丘西奥扭动着从开了一点点的门缝里挤进来。

在被茂丘西奥撑着头盯着写了一个小时作业之后,提伯尔特摔笔了。

然后他用一个下午(在游戏里)把茂丘西奥摁在地上揍了一万次。

 

第三十天。

只要茂丘西奥一天还来敲提伯尔特家的门,提伯尔特就一天没法写作业。

 

第四十二天。

“打游戏没意思。”茂丘西奥躺在提伯尔特床上无聊地划拉着他的小平板。

“那你就回你自己家去。”提伯尔特仍在试图写作业。

“不要。”

“你就没有作业吗?”

“我开学才去新高中,当然没有。”

“……”开学高二的提伯尔特又想摔笔了。

“你写作业吧,我困了,我睡一会儿。”茂丘西奥顺手拉开提伯尔特叠好的被子盖在身上。

“回你自己家睡去。”

茂丘西奥把被子拉过头顶假装没听见。

 

第四十三天。

“我们今天看电影吧!”茂丘西奥又提来一袋新的碟片。

然后他们看了一下午超英。

 

第四十八天。

今天的电影是外国文艺片,两个孤儿逃出虐待儿童的孤儿院的故事。

“噢……孤儿……”茂丘西奥嘟嘟囔囔,“没爹生没娘养,就像我们俩……”

“你说什么?”提伯尔特“噌”地一下站起来,怒视茂丘西奥,茂丘西奥也错愕地抬头看着他。

“……呃,抱歉,没想到你这么在意。”

“抱歉,我太冲动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两人同时开口道歉,然后又陷入沉默。

“我换个片子吧。”

 

第四十九天茂丘西奥没有来敲提伯尔特家的门。

 

第五十天提伯尔特照例送完朱丽叶回来,正好看到茂丘西奥提着大包小包,跟着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出了艾斯卡勒斯家的大门。

“啊,嗨,提伯尔特。”茂丘西奥腾不出手来和提伯尔特打招呼,“这是我妈,她来接我回家了。”

“……你,不是说……”

“我被她抛弃了?差不多,她反正对我不管不问的。你看这一个暑假她给我打过电话吗?”茂丘西奥耸耸肩。

提伯尔特觉得自己被骗了,孤儿只有他一个。

“总之,我要走啦。有机会的话明年暑假见?顺便你能帮我关下门吗?”

提伯尔特沉默地看着茂丘西奥把自己的行李搬进他母亲的车里,茂丘西奥降下车窗跟他挥手道别,他没有回应。

 

提伯尔特把游戏机重新锁回柜子底层,用剩下十天赶完了作业。

 

茂丘西奥进了新高中,认识了他后来最好的哥们罗密欧和班伏里奥。

茂丘西奥下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的暑假都没有再去舅舅家。

 

提伯尔特依旧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没有人和他一起玩,和他一起打游戏,和他一起看电影,和他一起没爹没娘。

提伯尔特悄悄地恨了茂丘西奥三年。

 

在新大学的报道仪式还没有结束时,偷偷溜出来的茂丘西奥看到了独自一人提着行李走进学校大门的提伯尔特。

 

“嘿,老兄,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啊?”茂丘西奥跑过去拍了拍提伯尔特的肩膀。

提伯尔特回头,看到站在阳光下笑得正欢的茂丘西奥。




-fin-

罗朱的

帕班的

所有人的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