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lof用于囤文和记录,屁话都发在微博。

[法罗朱/Benvolio中心]白色纸玫瑰

现代AU,含帕班

【预警】主要角色死亡


10.

我今天向他表白了。

他来敲门,我说“请进”,一开门发现是他,我就高兴起来了。穿白大褂的他还是这么好看。

他手里又拿着一沓纸和一支笔。他来找我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高兴地朝他说:“你怎么来了?快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讲。”

他先是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朝我走过来。“你要讲什么事?”他对我说,语气轻柔,就像他一如既往的那样。

我热切地拉着他进屋,接过他手里的纸和笔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我从枕头底下掏出我之前悄悄折好的白色纸玫瑰——这里只有白色的纸,不,不要红色的,白色的就很好。我把纸玫瑰放在他的手心里。我离他很近,近到我都闻得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玫瑰的香气。

我抬头,认真地对他说出我一直以来的心里话:“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当初刚进校时的新生舞会上认识你时就喜欢你了。”

他看上去很惊讶的样子,然后把我抱在了怀里。“尽管我知道你喜欢朱丽叶,可我还是喜欢你。”

这大傻子,我送给他的白色纸玫瑰他都没拿住,掉在地上了,不过没关系。

我表白成功了。


1.

“新送进来的那个孩子……”

“太可怜了。”

“任谁碰到这种事都会接受不了的吧。”

“唉……”

办公室里的医生们七嘴八舌,其中一个的桌上摊着一沓症断报告。


8.

今天罗密欧和茂丘西奥来看我了。

他居然也来了,虽然只是站在门口,没有和我说话,但我非常高兴。

“班伏里奥!你可得快快好起来,没了你我们都快活不下去了——”罗密欧哭倒在我的床前,我的手都被他抓得疼了。

“罗密欧!别说得我像得了什么要死的病一样!”我假装生气地大声骂他,还装模作样地翻了个白眼,“好茂丘西奥,跟我说说我不在学校的时候都错过了什么趣事?”我转头看向站在另一边的茂丘西奥。

“那你错过的可多了!罗密欧向朱丽叶表白了哦,然后暴怒的提伯尔特一把把他直接推进了人工湖里哈哈哈哈哈!”茂丘西奥放肆地笑起来,满头卷发抖个不停。

“等一下,我记得罗密欧不会游泳的吧?”我又有些担忧地看看罗密欧。“不!不不不,班伏里奥你不知道,我一定要跟你讲。罗密欧在湖里挣扎了半天,朱丽叶急得都快哭了,然后罗密欧一站起来,发现湖水才到他的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学校的人工湖水深只有一米!我还拍了照片,我一定要给你看!”茂丘西奥边笑边说边掏手机。

罗密欧惨叫了一声,扑到我身上伸手抢走了茂丘西奥的手机。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安静一点。”我伸手分开闹成一团的两个活宝,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他,他只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已经预想得到,我回去要面对怎样一个乱成垃圾堆的寝室了,”我佯装头痛地摸了摸脑门,“我记得你们下午还有课吧?快回去上课,再翘课你们就该挂了。”

“那我们过两天再来看你哦!”茂丘西奥扯起罗密欧走了。

他也跟着一起离开了,关门之前我看到他又朝我这里看了一眼,我朝他笑了笑。

3.

桌子上摊开的诊断报告,最上面一张凑近闻闻的话还能闻到新鲜的油墨味。 

“姓名:班伏里奥

性别:男

年龄:20

……

……

主要症状:妄想、自言自语、幻听、幻视。

精神诊断:意识清晰,接触尚可。交谈中可引出关系妄想及夸大妄想。情感活动稍高涨,意志活动未发现异常,自知力不完整。”

6.

今天他来找我聊天了。

他先敲了敲门,我赶忙把折到一半的纸玫瑰塞到枕头底下,然后我对门口喊:“请进来把!”

“你怎么来了?”我理了理乱糟糟的床铺,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

“来和你聊聊天。”他把手里的纸和笔放在一边的桌上,拉开椅子坐下来。

“聊什么?”我感到有些紧张,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我聊天,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启一个话题。

他用笔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聊聊……学校里的事?比如你的两个好兄弟罗密欧与茂丘西奥,我想听你说说他们,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罗密欧和茂丘西奥!”没想到他会对我的两个兄弟感兴趣,提到这两个兄弟我便有些兴奋,因为我从小和他们一块儿长大,能讲的事情可太多啦!

他提起笔在纸上唰唰写了些什么,尽管我好奇,却没有探头去看,我知道窥探别人是不好的事。

我与他讲了很多事情,校内的事情、校外的事情,都讲。我讲茂丘西奥如何和提伯尔特搞不清楚,我讲罗密欧如何追求罗萨莉然后又很快地放弃她。

“你为什么不讲讲你自己的事情呢?”他突然打断我的话。

我被他一下子问住了。

“我?我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好讲的呀。”我如实地回答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在纸上唰唰写字。

“所以罗密欧是对朱丽叶是在舞会上一见钟情的?”他重新抬起头看着我。我从未被他像这样盯着看过,我想我也许脸红了。

“啊,说到罗密欧和……”不,我一个字都没有提过朱丽叶,我不愿意提她。朱丽叶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令我有一丝不愉快,他竟想从我这里打听朱丽叶?不,我不想告诉他有关朱丽叶的一切事情。

我唐突地停顿引起了他的疑惑。“抱歉。”他说,“你要是不想说就不用说。”他抬手看了看表,把笔帽盖到笔上,理了理他之前一直在写的纸。

“今天就聊到这里吧。”他说。

我看着他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我把枕头底下折了一半的纸玫瑰重新拿出来,撕碎了扔到垃圾桶里。


5.

校方通报

关于我校一起恶性伤害事件的通报

据维罗纳大学通报:mm月dd日晚七时左右,我校高层男生学生公寓发生一起恶性伤害事件。三年级学生T某持刀行凶,一名同学M受到伤害,另一名同学R阻止过程中用刀捅伤T某。两位伤者均经抢救无效死亡。

R某当即被控制。警方已介入调查,案件正在侦破中。学校对于此事的发生十分痛心,正组织医疗专家对相关学生行心理疏导等,并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处理相关事宜。

维罗纳大学

yyyy年mm月dd日


4.

不。

“朱丽叶跳楼了。”

这是罗密欧早上六点最后发给我的消息。

罗密欧被老师带走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不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

我躺在床上一晚没睡,血腥味还绕在我的脑子里,茂丘西奥的东西还好好地放在寝室里。我不敢去看他和罗密欧的东西,我不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茫然地看向窗外,天气雾蒙蒙的。

——!

我看见一道蓝色的影子和一道白色的影子飞速地从窗外滑落。

不——!我扑向了阳台。

血泊。红色的。两滩。

不。

不……


7.

校方通报

关于我校三起坠楼事件的通报

据维罗纳大学报道:mm月dd+1日凌晨三时左右,我校教学楼C栋一名学生从6楼坠楼。mm月dd+1日早六时左右,我校高层男生学生公寓两名学生从12楼坠楼。事情发生后,学校相关老师第一时间到现场进行处理,同时通知警方及抢救人员,并联系学生家长。学校医院抢救人员赶到现场后,第一时间将该同学送至维罗纳第一医院,两名同学均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名仍在抢救中。

经核实,三名坠楼者其中一名为昨日恶性伤害事件中捅伤他人的R某,另两名分别为为我校文学系大一女生、心理系大三男生。坠楼原因目前不详,具体情况警方正在调查中。学校对于此事的发生十分痛心,正组织医疗专家对相关学生行心理疏导等,并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处理相关事宜。

维罗纳大学

yyyy年mm月dd+1日


2.

怎么会这样。

提伯尔特听说了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幽会,气得拿刀来找罗密欧。茂丘西奥去拦他,却正好撞到了刀口上。然后罗密欧捡起刀来捅了提伯尔特。

我眼睁睁看着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一起被抬上救护车,我本来也想跟着上车的,老师拦住了我。宿舍走廊里两人的血迹混在一起,没有人敢去擦掉它。

罗密欧被老师带走了,我一五一十地向老师讲明了我看到的一切。

提伯尔特和茂丘西奥没救回来,晚些时候这样的消息传了回来。

9.

播放初诊时录音。

“需要我自我介绍一下吗?好的。

我是班伏里奥·蒙太古,今年20岁。

我有两个朋友,罗密欧和茂丘西奥。

我喜欢女人。不,我爱女人!我生命中”不能没有女人。

更不能没有朋友。

茂丘西奥。

稀奇古怪,颠三倒四。

完全是个疯子。

罗密欧呢?

罗密欧就是罗密欧呀。

……”


0.

我学会了折纸玫瑰。

我喜欢用白色的纸折,因为白色衬他。

茂丘西奥说白色的纸玫瑰晦气。

罗密欧缠着我要我教他怎么折。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