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刀剑乱舞/燭さに]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燭さに

  ※OOC严重

  ※审神者名字出现注意




  “光忠,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光忠。所以…可以和我交往吗?”

  素来直爽的女孩子突然把我拉到走廊上,向我告白了。

  她正抬着头望着我,眼里满是期待。

  “……"

  不敢贸然地答应。

  她和我、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她是鲜活的人类,而我本应该是毫无温度的器物,就连现在唯一温度也是她赋予的。

  我何尝不贪恋这种温度?

  “抱歉,能先给我一些时间吗。”

  但我不敢。

  对不起,用了最混帐的回答。

  “…是吗…”

  我看到她的肩膀一松,眼里的期待慢慢地转变为失落。

  “…是这样啊。"

  “我…知道了。给光忠徒增困扰了,告辞了,光忠早点休息吧。”

  没有温度的月光洒落在她的长发上,很碍眼。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拂去那冰冷的素辉。

  她转身跑开了,只留下了落在木质地板上的泪迹。

  也落在了我心里。

 

 

  就这样翻了一整夜,无论如何都没有睡着。

  想到落在她头发上的细碎的月光,想到地板上泪水留下的水渍,想到她羞怯又怀有期待的眼神,想到她那失落的表情。

  差一点、差一点就要答应她了。

  差一点……就要沦陷进去了。

  沙伊。沙伊。

  在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她的名字。

  她是我们所有人都追随的温度。

  比起我们这些存在了近千年的器物来说,她的人生实在是太短了。

  我还不够好,不足以担负起她的爱情。

 

-

  好在第二天没有安排出阵。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是一夜未眠。

  厨房里难得的没有人,只有一只大剌剌直接坐在料理台上的鹤。

  “主还没有起来吗?”

  “喔,早啊,光仔。饿了吗?不知道是谁做的早饭,可好吃了唷。”

  鹤丸边说话边把料理台上的大福捞过来塞进嘴里,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小姑娘刚刚来过了,说今天没有安排。她没有先来跟你说吗?我还以为她什么事都会先找你说呢。”

  “鹤先生这是在挖苦我吗?”

  “不要小看鹤的洞察力哟,不过我没打算掺和。”

  鹤丸从料理台上跳下来,大摇大摆地走到厨房门口。

  “慢用哦。”

  “对了,小丫头说她今天不想吃东西,她说:‘不要让烛台切光忠送过来了。’”

 

 

  她果真一天都没有出房间,连放在门口的午饭和晚饭也没有动过。

  在厨房里准备好了夜宵,她一天什么都没吃,夜里一定会饿的。

  “果然太勉强自己了……好饿,饿得快死了。”

  听到她的声音由远及近地过来,却让我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她会用怎样的表情面对我?她会看到我扭头就走吗?

  “厨房里有没有吃的呢……”

  “…抱歉,走错了。”她果然一见到我就想走。

  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不能再让她逃走了。

  “你饿了吧?我做了夜宵,吃点吧。”

  她现在一定不想看到像这样不帅气又笨拙的我吧,这副蠢到无以复加的样子。

  “我到外面去,你在这里吃吧。”

  不想破坏这样的关系。

  靠在门后的我这样天真地想着。

  但是原先微妙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了,也不可能复原了。

  先告白的人可是她啊,明明怂了的人才是自己。

  一个不敢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交代的,胆小鬼。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吧?

  流水声传到耳中,她已经吃完了在洗碗吗?

  “谢谢。我已经把碗筷洗好了。”她略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晚安。”我轻声道。

  今天的月光也很美丽。

 

-

  今天早晨她随着第二部队出阵去了。

  中午时他们就回来了。大约是遇到了强敌,回来时大多人都挂了伤。她焦急地给每一个受伤的人包扎、疗伤,忙前忙后。

  到下午时她才忙完,正坐在廊下晒太阳。

  温和的阳光透过树叶缝照在她身上,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好看极了。

  她一直一来都那么重视每一个人,现在这份重视却让人心生妒意。

 

 

  托了远征队带了樱桃回来,拿去厨房里洗。

  冰凉的水流带走了手上的温度,也带走了思绪。

  她笑着的样子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脑海里,然后又变成了那天被拒绝后哭泣着跑开的样子,渐渐地脑海里都是她了。

  不知不觉手里洗着的樱桃都快被搓烂了。

  “真是不帅气。”

  把洗好的樱桃装盘,给她送过去。她喜欢吃樱桃。

 

  “小狐丸的头发还是一直都这么漂亮呢。”

  “承蒙主上夸奖。能让主上为我梳理毛发,是我小狐丸的幸事。”

  不知道小狐丸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的。她正在帮小狐丸整理头发。

  这样明亮、温暖的笑容,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对我展露过了。

  白色的长发从她指尖滑过,一下,又一下,好像狐狸的尾巴扫过人的心头,让人心痒得很。

  说到底,这种不甘心还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完完全全都是拒绝了她的自己的错。

  想要快点走到她身边去,把她夺回来。

 

  “主,远征部队带了樱桃回来哦。”

  “啊,谢谢光忠。坐下来一起吃吧?”

  她的心情好像好了不少,对我的态度又恢复了正常。

  “那么,在下就不叨扰主上了。”

  “小狐丸不留下来一起吃樱桃吗?”

  “想来被鹤丸阁下约了今日切磋斗技,是该过去了。希望下次还能让主上替我梳理这头乱发。”

  小狐丸这一离开,气氛却一时凝固了。不管我开口说什么都会显得很突兀吧。

  “嗯,谢谢光忠洗了樱桃拿过来。”

  她低着头,没有看向我,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小声地对我说话。丝毫没有那天豁命般的气势了。

  可是做错事的明明是我才对。

  想要触碰你。

  “主,我……”

  想让你看着我。

  “嗯?”

  她条件反射地抬起头。

  让我再做一次错事来挽回吧。

  “……!”

 

  触碰到她柔软的双唇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已经疯了。

  仅仅是两唇相抵而已。

  她的唇比想象的还要温暖。

  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不敢看她现在的表情。

  没有抵抗,也没有被推开。

  好像有被放置的千百年那么漫长。

  这一定是一个不值得回忆的吻,我想。

  想去捉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

  啊啊,被讨厌了吧。

  糟糕到极点了。

  于是我放开了她。

 

  “光忠……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眼里又泛起了泪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这是在可怜我吗?”她蹭地一下站起身来。

  “……抱歉,我只是……”

  只是什么来着?只是因为后悔自己拒绝了她的告白吗?只是为了补救而错上加错吗?

  “不需要说抱歉。光忠把我当成了告白失败所以楚楚可怜的女孩子了吧?”

  不是这样的。

  “失礼了。”

  沙伊。

  “我觉得我不需要光忠的怜悯。”

  我喜欢你。

  我又一次挫败了。她转身就走,再一次没有给我抓住她的机会。

 

  抱歉,还是没能说出口。

 

 

  饭桌上又少了她。

  这样下去毫无意义。既是在折磨她,也是在折磨我自己。

  端着饭菜到她门前,轻轻扣门。

  “……我可以进来吗?”

  “如果烛台切是来送晚饭的,放在门口就可以走了,我会吃的。”

  她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得出来哭过。

  “我有话想对你说。”

  “……”

  “沙伊,我们需要谈谈。”

  逾矩叫了她的名字,她会放行的吧。

  “……进来吧。”

 

  把小桌上堆积成山的纸巾团扫到一边后,把饭菜放在她面前的小桌上。

  “烛台切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沙伊。”

  “…嗯。”

  “为什么要喜欢我呢?”

  “……”

  “不想说也没关系。那要听听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

  她瞪大了眼睛,还是那一脸的不可思议。

  “沙伊总是对很多人都很温柔。是给予我们这些刀剑灵魂和温度的人。是我们之中最鲜活、温暖的人。”

  “我可以感受到你每每投在我身上的视线,那是我承受不起的炽热。我总想让你只看着我一个人,但又觉得那样好像太狡猾了。”

  她摇了摇头,但我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我原本只是个被放置在架子上的家伙罢了,而因为你,我现在可以坐在你的面前,对你说这些话。”

  “我怕我不够好,给不了你想要的,会让你失望。”

  “每次看到你哭泣,我都想轻轻地抱住你、安慰你,拍拍你的背,对你说‘没事了,有我在’。”

  “是我太怯懦了,所以一直没能说出口。”

  我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看着她,看着这个我打从心底里喜欢的人。

 

  “抱歉,到现在才开口。”

  “我也喜欢你。”





——

  我写得太辣鸡了(自杀


评论
热度 ( 17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