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孤独与门

一些胡言乱语,请不要太在意。

看成是看完水色太太的《窄门之前》的感想也行。
(但我没胆子圈太太了因为只有萨聚聚part的感想……)


安东尼奥·萨列里不孤独吗?
安东尼奥·萨列里最孤独了。

不同于莫扎特那种只有音乐的孤独,萨列里的孤独源自于他有音乐、却又像没有音乐。莫扎特能看到阿玛德,阿玛德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莫扎特就是阿玛德,阿玛德就是音乐,莫扎特就是音乐。
萨列里也能看见阿玛德,只有在有音乐响起的时候。他碰不到阿玛德,阿玛德也从不正眼看他,他永远只能看着阿玛德绕着莫扎特打转,当个嫉妒又孤独的旁听者。

阿玛德就像是上帝狠狠地砸在他脑袋上的一锤子,就像上帝落在他耳边的嘲笑。
瞧啊,听啊,莫扎特才是音乐,而你什么都没有。

Je joue sans toucher le Do
我从未触及美好的音符

作为音乐家,萨列里爱着莫扎特。
作为一个人,萨列里恨着莫扎特。

为什么是他不是我?
为什么不是我?

莫扎特只在人世间待了三十五载就被上帝早早地召回了,上帝是多么喜欢他啊。
萨列里孤独地活到七十五岁。他用余生偿还他对莫扎特的罪。
万幸那扇门终于在最后向他敞开了。

On se reverra, On se reverra
我们会再相见,我们会再相见
在那人事已非的天堂


评论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