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锤基]报复心理

※三刷产物,很多我流的对锤基的理解
※前言不搭后语
※跑题严重,标题你们看看就好




-

  洛基,诡计之神,阿斯加德养尊处优的二王子(现在更确切地应该说是三王子),聪明绝顶倾国倾城(自述),要说他有什么讨厌的事物,他那个金毛大蠢货哥哥排第一,那么任何让他丢脸不体面的事就都排第二。 
 
  现在,这位诡计之神正被那个金毛大蠢货——他的哥哥,用一个小小的电击器电到抽搐,他哥哥还就这么把他丢在一边就跑了,任由他被电了二十多分钟。 
  还被一帮来自各个星球的外星逃犯看到他瘫在地上不能动弹的狼狈样子。 
  丢脸。 
  太丢脸了。 
  比玩“救命”的时候还要丢脸。 
  洛基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还不如就地死掉,然后去跟弗丽嘉妈妈告状哥哥又欺负他了,反正弗丽嘉妈妈总是向着他的。 
  当然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了。 
  他还是决定亲手报复哥哥来的比较爽快。 

-

 
  “如果你在这里,我可能会想给你一个拥抱。” 
  “我在这里。” 
  索尔和洛基一同笑了。 
  “所以…”洛基挑了挑眉,随手把那个索尔丢来试探他的瓶盖丢掉了,“来抱一个?为我们的重逢。” 
  “为我们的重归于好。” 
  索尔走向他,用他一如既往的大力气把他的弟弟拥在怀里,他们俩也实在是很久没有这样一个温馨的拥抱了。 
  “祝贺你,我亲爱的哥哥…”洛基也拍了拍索尔宽厚的背,不过是为了确保那个小玩意确实贴到了他哥哥的衣服上,“成为新王的感觉一定很好。需要一个登基仪式吗?” 
  “这次你不再阻止我了,弟弟?”索尔抓住洛基的肩膀稍稍拉开一些距离,企图从那双总是算计着诡计的绿色眼眸里看出一丝破绽。 
  “当然不,我的哥哥,我早已回心转意了。”洛基眨眨眼睛,没露任何破绽,因为这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洛基就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变了,是奥丁逝去前终于承认自己辜负了他的儿子们的时候?还是他的哥哥索尔对他说“你远不止如此”的时候? 
  “父亲会为此感到欣慰的。” 
  “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他。”
 
  更像是为了救赎我自己。
 
  随后一阵强烈的电流窜上索尔的后背,他不住地抽搐起来,随即倒在地上。 
  “洛基,你…”躺在地上抽抽的索尔瞪了洛基好几眼。 
  “喔,瞧瞧你,雷神,雷神索尔,我愚笨的哥哥,别这样瞪我。”洛基开心了起来,“瞧瞧,雷神索尔被这么一个小电击器放倒了。”他蹲下来,向索尔亮出了他藏在右手手心里的遥控器。 
  “我确实没有阻止你成为新的阿斯加德王的意思,这可是我难得的真心话。而这个,只是个小小的报复而已。你把我丢在停机库里电了二十多分钟,我丢人丢了二十分钟。”说着他一边把电击电流调到了最大,“你知道的,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丢人的感觉。而我对你够好的了,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所以也没有丢人,只会有一点小小的疼痛而已,这当然对我这健硕的哥哥来说算不上什么,对吗?” 
  “洛基,别这么小孩脾气。”索尔躺在地上,看似费劲地说着话。 
  但是洛基确实就是小孩子脾气。 
  “你看,你这会儿还能说话,我那会儿连话都说不出。” 
洛基此时正醉心于小恶作剧得逞的小喜悦中,以至于他也没发现他的哥哥索尔其实已经没在抽搐了。 
  下一秒这个诡计之神就被撂倒在地。索尔一只手就能把洛基压得不能动弹,另一只手伸到背后,拔下了小电击器丢到一边。 
  “哈,我就知道。你可是雷神,怎么会被小小的电流伤到。”洛基绿色的眼珠转了转,奸计得逞的笑意依旧没有散去。 
  “不过看你尽力地配合表演中招倒地抽搐的样子真是有趣,我以前看不出来你也挺有表演天赋的。” 
  “那当然,总是被你的假死戏码骗到,我也总该学两手吧。” 
  洛基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哥哥索尔这两年确实变聪明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个总被他骗得团团转的傻大个了。尤其是今天,他还被他哥哥捉弄了一次。 
  “听着,弟弟,”索尔稍稍收了点压着他弟弟的劲道,真挚地看向他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我很高兴你说你回心转意了,当然我也相信你确实改变了。” 
  “那可说不准。”洛基打断道。 
  “起码你现在还在这儿,这让我很…很…很感动。”索尔绞尽脑汁地蹦出了个肉麻词儿。 
  “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索尔还是索尔,傻大个。洛基又在心里把傻大个的标签贴回他哥哥的脑门上。 
 
  索尔有些语塞了,这让双方都以一个微妙的姿势陷入一段尴尬的沉默中。 
 
  “你换新造型之后我还没仔细看过。”洛基兀地开口打破了沉默。 
 话一出口气氛就变得暧昧起来了,但是双方都选择了继续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
 
  索尔(的造型)变了很多。原本漂亮的金色长发被削去,变成了干练的短发。眼睛也没了一只,戴上了和父亲一样的眼罩。这样的索尔有些像父亲,但又不像。 
  洛基有些不愉快地盯着索尔右眼的眼罩,他抽出手来,抬手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有些冰冷的金属片。 
  “真可惜,这个独一无二的伤疤是海拉留下的,而不是我。” 
   洛基边笑边说,神情仿佛是在惋惜他未能到手的战利品。 
  “是吗?”索尔也笑了,用那只空着的手捉住洛基的手,缓缓地移向另一边,“看,这不是还有一个机会吗。” 
  “不。”洛基笑得更张扬了,“阿斯加德的王,左眼被弟弟弄瞎,右眼被姐姐弄瞎,说出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他说这话的时候,绿色的眼睛紧盯着索尔还完好的左眼,他看到像海一样蓝的眼瞳里面只有他自己的倒影。 
  曾经他哥哥的眼睛里也是这样只有自己,后来因为种种变故,哥哥的眼神里有过愤怒的父亲,有过别的人类,有过并肩作战的战友,有过他拯救的世界,有过他热爱的家园。不过此刻,仅限此刻,他哥哥的眼神又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留着它吧。用来看着你的家国人民,好歹是我救下来的,不是吗?” 
  “我觉得我更需要它来看住我这个调皮捣蛋的弟弟。” 
  如果你能,请随意。洛基腹诽道。 
  两只眼睛的索尔都看不住他,一只眼睛?想都别想。 
 
  “现在该来个吻?”洛基半开玩笑地问到。
 
  这突然让他想到了好几年之前,那会儿的索尔也正要宣布成为阿斯加德的新王,那会儿的洛基也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切还是那么的单纯又美好。 
  他曾认真地说:“我爱索尔胜过你们任何人。” 
  他也曾像现在这样半真半假地问他哥哥:“要不要来个吻?” 
  然后陡然间什么都变了,霜巨人之子、偏心与不甘、背叛与对立、佯装复合又欺骗,循环往复像一场闹剧。 
  父亲、母亲、姐姐、阿斯加德,什么都没了,只剩他们两个最亲近又最疏离的人在这浩瀚的宇宙中相依为命。 
  可笑的是,曾经他们自以为被血脉相连,现在却已没有任何东西有理由将他们紧系在一起。 
 
  “哥哥,不,索尔,如果……”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切是不是会变的不一样? 
  “不,洛基,弟弟。”索尔轻轻地摇了摇头,制止了洛基没问出口的话。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还可以有未来。父亲、母亲,他们都会为我们感到骄傲的。我还爱你,你也爱我,我们仍然被紧系在一起。” 
  我还爱你,你也还爱我。 
  一瞬间什么报复、什么新仇旧恨、什么背叛与欺骗的闹剧,统统烟消云散了一般。 
  只有索尔是索尔,洛基是洛基,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他们相依为命。 
 
  飞船不合时宜地颠簸了一下,洛基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被晃出来了。 
 
  “Now a kiss?” 
  “…Yes.”


  -fin-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x

  (小声)想要更多评论……


评论 ( 14 )
热度 ( 86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