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FGO/周咕哒]蓝色

还是那个365日角色问卷

依旧短小不精悍

依旧跑题王


-

2月3日


  蓝色能让你的人物联想到什么?给她什么样的感觉?

 

 -

  未知的时间,未知的地点,和前几次出了问题的灵子转移一样,迦勒底的御主总感觉自己又要遭罪了。

  万幸的是,这次随同转移的从者没出问题,是阿周那。

  和迦勒底的通讯还没连接上,但是藤丸立香却一点也不着急。

  阿周那在的时候,藤丸立香总是觉得很安心的。他冷静,可靠,考虑周到,战斗力也很优秀。阿周那这个人,从头到脚都贯彻着“完美”这两个字。

  藤丸立香却觉得他的完美中仍有些不足之处。

  他对自己太冷淡了。

  迦勒底的御主中意某个弓兵,这差不多是半个迦勒底都清楚的事。可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这位弓兵,却丝毫让人看不出他的任何态度,一如既往地用着他那毕恭毕敬的语气与他的御主说话。

  “御主,您在想什么?现在正处于陌生的环境中,还希望您更多地注意周围,不要分心。”

  就像现在这样。

  距离感。他对她的态度始终让她感觉到一种距离感。他从未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但也从来都把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她一步也没能靠近他。

 

  他们俩一前一后地穿行在森林里。

  藤丸立香走在阿周那的侧后,她完全没有照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注意周围,不要分心”,她在看他走路时扬起的披风一角。

  她伸伸手想抓住那一角,又很快垂下了手。

 

  矮丛间猛地蹿出一只凶兽。

  突然间铺天盖地的蓝色便在她的头顶铺开。

  是他用披风把她罩在了身后。

  蓝色给藤丸立香带来的感觉一直都是冷冷的,就像阿周那长期以来对她的态度一样。

  藤丸立香喜欢蓝色的沉稳、冷静,又不喜欢蓝色的冷感。

  “我来解决,你别慌。”

  旋即弓弦拉开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没有慌啊,有你在我怎么会慌呢。这是藤丸立香此时的内心活动。

  三箭,猛兽倒地的声音。

 

  “…主,御主?”

  阿周那的声音把藤丸立香乱飘的思绪又拉了回来,他正以满脸写着“您难道被吓傻了吗”的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她。

  “啊?啊,解决了吗,那、那继续走吧……”藤丸立香快速地从他湛蓝色的披风底下钻了出来,待在那一方蓝色之下让她觉得有种被禁锢般的不适。

  太深沉了,她不喜欢。

 

  两个人又恢复了一前一后穿行在林子里的步调。

  蓝色的披风一角依旧起起伏伏的,就像藤丸立香此刻的心一样。

  阿周那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的心跳一下子快了一拍。

  “御主,请你走路看路。”

  “啊…嗯,好。”她知道自己的脸此刻已经不听话地红了起来,所以也没敢抬头看他。

  含糊地应声过后,阿周那也似乎并没有放开手的意思,不过他要抓着手腕,藤丸立香便也由着他去。

 

  两个人还是一前一后地走着,只是现在,阿周那的左手正抓着藤丸立香的右手手腕。

 

  随身携带着的通讯器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响了几秒钟后,达芬奇的声音随之而来了。

  “立香?立香?听得到吗?”

  被呼唤的人忙不迭用左手单手打开了通讯器,在通讯影像接通的一瞬间,阿周那放开了她的右手腕,后退一步站到了她身后。

 

  结束了通讯后,明确了自己的处境和目的,心情也变得明快起来了。

  “继续走吧?”她抬头看向弓兵。

  “嗯。”

  “这次还要……抓着手腕走吗?”她扬扬右手,心情颇好。

  “……”弓兵没有回答她,转身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那我可以抓着你的披风走吧?”垂下的右手扯起了披风一角,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她都没有松手的打算。

  没回答,那就算作是默认了吧。

 

  两个人还是一前一后地走着,这次是藤丸立香抓着阿周那的披风一角了。


  藤丸立香现在觉得自己对蓝色的感觉有些错误了,好像也不是这么冷漠呢。



本来在《橙色》那篇之后就想写写蓝色了,直到昨天深更半夜才想出那句“想要为了这句话而写一千字”的那句话呢x

没交往时候的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还真难写啊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