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甘油๑

你好,我叫殷遇,遇人不淑的遇。

[FGO/周咕哒]棒冰

   ※完全自我意识流,用来自己爽的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我也想吃棒冰


 -

   夏天总是炎热的,烈日当头,蝉鸣唧唧。

 

  不过这和地处雪山深处的迦勒底并没有太大关系。

 

  然而,刚从卡梅洛特异点回来的人类御主并不这么想,在特异点被法老王召唤来的热砂燎着了,一回来的她便满迦勒底地追着达芬奇跑,央着她做个造冰机给她,并且与太阳相关的英灵都不许接近她——

  “你们别过来——我看见你们就觉得热——”

 

  最终橙发的小姑娘还是成功地以四百个魔力棱镜为代价,让达芬奇给她做了个制冰机。

  “Viva la Davinci——”

  当制冰机——超级冰冻达芬奇酱一号在达芬奇的工坊完工的时候,小身板小个子的御主爆发出了惊天动迦勒底的一声。

  虽然达芬奇是个意大利人。

 

  因为御主想要吃棒冰,于是很快又有了超级冰冻达芬奇酱二号,一百魔力棱镜的代价。

 

  绝大多数的英灵生前都没有尝过棒冰,或者说除了极个别融合从者,大多数人连棒冰是个啥都不知道,但达芬奇的棒冰小铺托了藤丸立香的福,在餐厅里拥有了小小的一个角落。

  愿意尝新鲜的人总是有的,比如一些年幼的从者,和一些贪吃的从者。

 

  “阿周那,你真的不吃一口吗?”

  “……不,御主,”阿周那是今天第三次伸手阻止了立香几乎要把棒冰戳到他脸上的行为,“我们英灵是不感知外界的,没有必要吃冰块降温。”

  第一次是“吃不习惯”,第二次是“你吃就行”,第三次直接是“没必要吃”了。

  分明就是在拒绝自己。

  藤丸立香纵使心有不满,但她自己说过永远不对阿周那生气,于是她对棒冰生气,咯吱咯吱地嚼着冰块。

  “天授的英雄先生,你这话可说的不对哦。”

  在棒冰铺里忙碌完的达芬奇探出头:“我们英灵并不是不感知外界,成为英灵的我们反倒像是拥有了第二条生命一般,能有如生前一般的说话,走动,活着。真要说起来的话,应该说是……嗯…我们虽感知外界,却不会被外界影响,对吧?”

  被针对的阿周那并没有回答,伸手擦掉了滴在立香手腕上的冰水。

  “就是说,我们感知炎热,却不会为此烦躁;我们感知寒冷,却不会因此颤抖,这么说你能明白吧,立香?”

  “嗯……嗯。”吃完了最后一点棒冰的立香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一边拨弄着自己额前的碎发,一边任由残余的冰块在舌尖滑来滑去,心思也飞来飞去,然后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藤丸立香醒过来的时候正安稳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的床上。

  阿周那正在帮她写卡梅洛的调查报告。阿周那的字非常漂亮,比藤丸立香她自己的丑字漂亮一百倍,漂亮得就像电脑里的印刷体,漂亮得就像他这个人。

  英灵啊,真是作弊。她愤愤不平地想。

  “阿周那。”她努力地坐起来。

  “嗯?”被叫的人头都没回,笔划过纸张的声音沙沙不停。

  “我想吃棒冰。”复又躺回柔软的被褥间。

  “……”停笔了。

  “我想吃。”换一种语气,重复一遍,好的。

 

  让一个来自古老的史诗的印度英雄,举着一支棒冰,走在迦勒底的走廊里,还是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情的。

  阿周那自诩一生当中饱受注视的时候数不胜数,但因为举着一支棒冰而倍受瞩目,可以说是头一回,所幸不是谁都会“以眼杀人”这样的特技的。

  在黄金王对这种发明发表了“愚蠢的杂种还挺会找乐子的嘛”的感想,太阳王对这个物件表达了“嚯嚯,那个小个子御主挺有想法的嘛”的看法,红色的罗马皇帝表示了“余有兴趣一试”的意向之后——天知道这些王啊、皇帝啊什么的为什么不好好地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非要跑出来瞎逛——迎面走来了熟悉的人,迦尔纳。

  迦尔纳对阿周那——和他手里格格不入的浅蓝色冰棍仅仅是报以了三秒钟沉默的注视,然后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般地与他错身而过了,好在迦勒底的走廊还没有狭窄到不容两个人通过,但是阿周那还是有一种丢下冰棍跟他打一架的冲动,看在冰棍和御主的份上,算了。

 

  餐厅到房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反正阿周那是头一回觉得如此漫长。

  立香的房门识别了他的脸之后应声而开,而立香还躺在床上四仰八叉。

  “你回来啦!”她从床上弹起来,夺下了他手中的冰棍。能从阿周那的手中夺下物品的人可不多,藤丸立香是其中的佼佼者。

  “御主,我不是你的跑腿的。”阿周那自暴自弃地把自己丢在房间唯一的椅子里,他的御主也就顺势坐在了他的怀里。

  “是是是,你是我的大英雄,我的阿周那,我最强的英灵,不尝一口吗?”

  藤丸立香第四次尝试把冰棍往阿周那脸上戳,依旧以失败告终。

  阿周那还在恼刚刚的遭遇,脸色不好地摆摆手。

  她又想起了下午的不愉快,“不需要”、“没必要”之类的词在她脑袋里乱晃,让她也有些恼了。

 

  也许夏天的烦躁对这雪山里的堡垒还是有些影响的?

 

  她腾地从椅子里站起来,三下五除二地啃完了手里的棒冰,腮帮子塞了满满的冰块,把木签扔进了垃圾桶里。

  阿周那正在惊异她吃棒冰的速度的时候,藤丸立香的脸在他面前无限放大了,舌尖传来冰凉的触感,她把口中的冰块全喂给他了。

  冰凉,甘甜,这就是棒冰的味道吗。

  被冰块麻木了口腔,阿周那并没注意到御主的唇已经离开了他的,藤丸立香狼狈地擦擦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感知外界什么的,没必要之类的话,不要再说了。我希望和你一起感受这个世界,这很有意义,很有必要。与我喜爱的人一起感受呀喜爱的世界,这是我认为最有意义的事了。”

  要咽下这么多冰块还有些难度,况且阿周那现在有些头痛,明明不该会带来生理影响的。总之他现在没法说话,只能看着他的御主发表一些关乎于喜爱的言论。

  她的脸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反正是红扑扑的,可爱得很。

  冰块甜丝丝、冰凉凉的,挺沁人心脾的。

 

  “嗯。”他回报了一个微笑给他的御主。



-


评论 ( 23 )
热度 ( 98 )

© 一瓶甘油๑ | Powered by LOFTER